×

登录

          
          
          

后记

Synopsis

每一项运动的背后,都隐藏着长串的故事。 运动员的脸上写着的是永不服输的精神,身上刻着的是积年的伤痕。如果没有“成为天下第一”的斗志,是无法成为运动员的。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经历过什么? 被追捧?被威胁? 他们仰望过繁星吗? 当肾上腺素令他们目中无人的时候,他们会认为自己是神吗? 当激情消退后,他们会躲进无人的角落默默舔舐伤口吗?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带着面具,唯有比赛拼到最关键的时刻,运动员的眼神无法说谎——他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的人。他正用生命全力搏斗,所以,那一刻,也请不要打扰他们。


后记

 

很多年后,人们依然会谈论起那年奥运的gala盛会。

那一年,统治冰场多年的王者褚清黎,在自由滑6分钟练习时不慎摔伤,不得不临时退出了比赛。并于男单比赛结束后宣布退役。

新的赛场冠军由阿列克谢接棒,他英俊挺拔,为人谦谨,人人都说他是欧洲版的褚清黎。

那一年,女单赛场上产生了近40年来的又一位蝉联冬奥冠军,她的星光甚至一时盖过了已经璀璨多年的花滑之神。

 

那一年,gala上出现了不可复制的双人表演。

欣欣的冠军表演选曲:《十二国记》,这是她曾在学校演出过的汇报曲目之一。公布曲目时她就曾表示,自己刚升组时就很想把在校园里的生活带入到滑冰场上,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终于实现了愿望。

因为不是比赛用节目,她在其中杂糅了更多表演性质的动作,以表现小女孩初陷异世界的惊恐,逐渐寻找自我的过程。

过半,冰场的入口打开,褚清黎竟悄悄出现了。

女孩即将坠下,是一只老鼠将她带回人间。

没有太多的互动滑行,却在一声紧似一声的征伐声中,女孩跳出了43连跳,她似乎竭力,而战鼓鸣催。身后,那人轻轻靠近,扶住她腰,似在耳边低语,向前推进——4周半阿克塞尔抛跳。

她站住了。

她用八年的全clean记录换来这载入史册的一跳。为了说服神祗与她共舞,留下完美的退役表演,以最优雅的姿态离开白色的战场,还有什么比这更卑微的方式?

她一步步向前踏着冰面,激起冰花四溅。贤者躬身回退,没入黑暗中。

乐声和鸣,恭贺新王登基,旧神退位。

 

gala上冠军演出后需要返场,欣欣按照既定计划返场后,突然音乐响起了笑傲江湖,是最后一段高潮部分。大家都在场边哄着,已经累得直喘气的欣欣不得不返场,最后一段没有跳跃,但有大量的旋转和步伐,她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在旋转中也不敢稍加大意。

忽然一瞥眼,发现阿列克谢被褚清黎生生推了出来,加入到燕式旋转中。跟着是蹲踞式旋转,跟着是收式。阿列克谢很完美的配合了这个结尾,在最后恰好凑到了欣欣身边。欣欣顿了一下,喘口气,没有做同样的抚琴姿态,反而长身立起来,滑到他背后,空手摆出了吹箫的姿势。聚光灯将他们定格成一幅剪影。

女主持在转播间里发出尖锐的嘶鸣,如同所有的普通粉丝一样,控制不住自己叫:“琴箫合奏!我们看到了琴箫合奏的场面!谁能想到呢?今年男女冠军的琴箫合奏啊!”

黄源被她摇着手臂,只能发出:“是,是,是。”的应和声了。

 

3月,褚清黎举办了退役公演。盛大的演出连续在不同的城市里巡回举办了7天。但依然无法满足观众的热情,每次都需要同步电影院进行“分会场”共同互动直播。他再次选择了罗朱的片段跳了很小的一段,说:这是他升组后跳的第一支曲,希望以此作为纪念。

 

4月,古韵飞正式收购了北京那座她从小训练的冰场,并转手无偿送给了刘指导。同月,米什卡退出国家队,开始与刘指导共同经营冰场。

 

6月,典子与褚清黎大婚。邀请了全球社会名流与花滑界著名人士参加。

典子在几个闺蜜的礼服试装时一直在说服欣欣也穿和服试试看,但欣欣最终还是选择了意大利设计师为她手制的带有中式点缀的礼服。

典礼上,欣欣诧异的发现,坐在前排的那个浅棕色眼睛的青年好眼熟啊!而且还一直回头对着自己眨眼笑。“那是谁?”她问身边八卦最灵敏的双人滑冠军女伴卡米尔。

卡米尔瞪起眼睛诧异的瞧她:“你真是埋头训练什么都不看不问不关心的吗?那是美国总统的儿子詹姆斯啊!”

欣欣眨巴眨巴眼睛,想起来了,她曾经让这个詹姆斯不用给自己递纸巾了,去帮忙擦钢琴下面的灰来着……“行了,我知道了,谢谢!”她都感觉到自己有点结巴了。“哦!”第一次感觉自己反射弧快有一万年那么长的欣欣真是恨死自己了,难怪当天小樱表现那么抢眼!

卡米尔听到她惊呼,奇怪的看她:“你怎么了?”

她只能摇头尬笑:“没事,我想起一个老朋友。”

当詹姆斯再次回头朝她笑时,她只能回报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并尽量不让自己现在就钻到椅子下面去。

 

典礼后,皇室正式宣布典子不离开皇室下嫁,褚清黎将放弃自己的姓氏,称“清殿下”。媒体解读为日本皇室近年来人丁稀落,只剩余十数人,且大半是女眷,已不足以维持基本的皇室结构,不得已出此下策,否则很可能一两代内就会消亡。

 

酒会上,詹姆斯正式向欣欣介绍了自己,表示一直很关注滑冰事业。欣欣低头抿着嘴笑,没有提出什么看法或者建议。但她心里有个想法在慢慢成形。

 

7月,古韵飞和清殿下共同召开媒体发布会,宣布古韵飞离开现在的教练,将转投清殿下门下进一步提升个人能力。同时对即将到来的赛季表示“一定尽最大的努力完成比赛”。

 

8月,有个声音在悄然推进着花滑世界前进的方向:“男女单的技术动作已经逐年在靠近,艺术气质也不再成为其区别的分水岭。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特意分别出男女单的比赛?如能同场竞技,说不定反而会激发出特别不同以往的经典节目来。”没人去追根溯源这个声音是从哪里发出的,但它很快就蔓延了每一个角落,在每个人的耳边低语。

 

世界依然在运转,又一个新的赛季到来了。


全部留言

请登录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留言()
  • 作品:新星
  • 状态:完结
  • 类型:原创-小说
  • tag:
  • 发布时间:2018-10-01 10:57:55
  • 作者有话说:

    一,世界之大,脑洞有限,请勿对号入座,不喜绕道;
    二,男女主都不是什么善类,喜欢热血少年体育漫的勿喷绕道;
    三,不知道写到哪一天,可能会突然断掉……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