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九 吉尔达

Synopsis

每一项运动的背后,都隐藏着长串的故事。 运动员的脸上写着的是永不服输的精神,身上刻着的是积年的伤痕。如果没有“成为天下第一”的斗志,是无法成为运动员的。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经历过什么? 被追捧?被威胁? 他们仰望过繁星吗? 当肾上腺素令他们目中无人的时候,他们会认为自己是神吗? 当激情消退后,他们会躲进无人的角落默默舔舐伤口吗?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带着面具,唯有比赛拼到最关键的时刻,运动员的眼神无法说谎——他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的人。他正用生命全力搏斗,所以,那一刻,也请不要打扰他们。

九 吉尔达

 

阿廖沙第二天上午就到了北京,几乎是得到通知后立刻安排的启程、转机等等事宜。好在他年轻又没什么名气,远到异国他乡,根本不担心什么狗仔。大大方方走在路上,就像很普通的旅行者,除了时尚一点,青春一点,帅气逼人一点。显然他还不适应北京空气中浑浊的热浪,戴着墨镜拿着冰咖啡努力的寻找褚清黎助理之前给出的酒店位置,希冀快速给自己的皮肤降温。

 

找到了!酒店不错,大堂气派,四周散落着些安静隐匿的茶歇角落。他一头撞进去,先不管怎样,让自己离开外面的毒日头再说。

找了个角落安静的喝完冰咖啡,浑身舒畅。他突然远远的瞧见电梯那边出来一个他熟悉的身影。当然他一直盯着电梯,生怕错过褚清黎。但没想到出来的是欣欣。哦,难怪要他来北京,原来是一个一个的见。

阿廖沙当然知道欣欣。他们几个没人不知道她。褚清黎后来找的弟子不会跟他们交代,但之前有名的几个,大家互相心里都有数。所以阿廖沙一看是欣欣,立刻就欢快的跳起来,追过去:“嘿,欣欣!我!我也来了!”

 

欣欣感到迎面飞来一个庞然大物,竟然还亲切友好的打招呼?简直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闯进了加菲猫,忽的变大变走形,还亲切友好的堆一张大脸到你面前说:“hi~你好吗?”吓得她连退了几步,差点回到电梯里。

阿廖沙没给她机会,一个熊抱上去紧紧搂住,热情如火。

欣欣挣脱开,问:“你怎么来了?”

阿廖沙还欢快的大声叫着:“和你一样啊!”

被阿廖沙的大嗓门打扰到的路人已经开始注意到他们,欣欣赶忙随手拖了他进电梯,阿廖沙还不忘忙忙的拽上自己的行李。

 

够了。助理影在角落里,快手拍好视频和照片。现在,就是喝茶静候接下来的画面了!

单纯的尔虞我诈或者欺骗是不够的,有时候素材得靠自己攒。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真实,也从来没有什么历史。

助理等了不算很久,半小时?阿廖沙的信息传来了:“不是这个酒店吗?”

嗯……回信息这种事,不急的。他慢悠悠再品一口茶,别说,中国茶确有不同的风味在,这次回去前,他要多买几包带走。嗯,就问欣欣怎么买吧。一个旅游经验:买当地特色产品问当地人总不会错的。一泡好茶熨帖下肚,他不紧不慢回复:“哪个酒店?”回完自己都要笑出声来。就这样一来一往,他能和阿廖沙玩一天。

 

看看时间,超过一小时了。这样很好,时间再长欣欣要起疑了。他估摸着褚清黎这会儿也应该睡起来回复精神了,便敲进了真的酒店地址。

果然,不上十分钟阿廖沙就冲出了电梯,欢乐的飞奔向门外去了。

助理知道,自己还不能动。他向猎豹一样守着猎物,终于等到欣欣的出场。对方果然还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迷蒙的自顾走了。没一会她助理才出来,打着电话手忙脚乱。

 

刘指导说他真的不是贪图国家队给的那些资源啊待遇啊等等等等,欣欣信的。他就是讨厌褚清黎。那么,“你来做我的专属教练呀?”欣欣对着他忽闪忽闪大眼睛。

“什么专属教练?我是俱乐部的教练。”刘指导往后闪着身,吐出嘴里的牙签。

“来嘛来嘛!”欣欣摇着他的胳膊,拼命撒娇。所有的厉害关系她都摆明了:拿了金牌,她和褚清黎已经解除了合同。从今往后,她将独立运作自己的经纪公司,一切训练比赛的费用都由她自己负担。刘指导和褚清黎的合同最好他自己也赶紧去谈妥,因为她还不想失去自己的好教练。

“可是……”刘指导龇牙咧嘴,他颇为犹豫。他还是真的没想到欣欣会和褚清黎解除合同,虽然拿到金牌了嘛,人红了嘛,自己有公司了嘛……这样的事很常见,在所难免。但就这样一脚把恩师踹开是不是有点不大合适?怎么说两个人也算露水……咳咳……想想自己未来是不是也要难免落一个飞鸟尽良弓藏的境地……是不是还是选国家队更好一点?

 

欣欣不急,她知道刘指导性子直,不能冲,她就殷勤的在一旁斟茶,又把刚才的话变着法的重复一遍。一切都不会有变化,除了脱离褚清黎之外,是他们两个一起脱离。从此天高任鸟飞,刘指导将有绝对的训练主控权——当然欣欣对自己的节目和参赛计划会有主导权利,但这不重要,主要的还是针对性训练是吧?是吧?只要做好训练,他们自己也能拿到下一个奥运金牌对不对?对不对?

刘指导的头都大了,欣欣还在一条一条的讲给他听。俱乐部嘛,现在已经免费对欣欣开放了。不,应该说双方是“战略合作”关系。国家队不是没找过欣欣,但是怎么可能收编到她?欣欣说的是心里话:她习惯了每天放学来这个冰场练习,今后也不想打破自己的规律,就当为了中国下一个奥运金牌梦?何况她在各类大小活动中大夸特夸国家队对她的支持和鼓励,对国内俱乐部的扶植和培养,目光远大影响深远,才有了她今日成绩……大家可以互相放彼此一马了。

所以她依然选择这家俱乐部,只是练习时间调整为俱乐部结束营业之后。空旷的冰场上挂着她的大幅获奖照片。白天这里越来越热闹了吧?越来越多的孩子因为她来到这个冰场,仰望着她的海报奋力滑行。而她则在吵吵嚷嚷的孩子们退潮之后悄然登场,以完全不符合想象的姿态一遍遍跌倒在冰面上,爬起来,继续滑行,环绕冰场的,只有她自己的冰刀划过冰面的沙沙声……

历经四年,她好像才刚刚开始爱上这个孤独冷寂的声音。

她爱这个冰场,爱有着刘指导的一切如旧的冰场,她总要有一个地方可以把心踏实的放进去。

她看着刘指导,眼睛里水汪汪的。刘指导被她看得浑身难受起来,说:“你……别那么逼我……我也得为我家里考虑考虑。”

她更进一步:“对啊!就是得为咱家里考虑。我师娘、师爷师奶,不都等您这分红呢?说不定,将来咱们合作,能把这个冰场买下来呢?”

刘指导赶忙摇着手:“我可不想那么长远!哪有那好事?你别整天异想天开的做大梦。”但他心里是活动的,褚清黎可不就是个现成的好例子?当然啦,不可能人人都是褚清黎,但冰场……或者他们一起奋斗几年,真的有可能呢?

欣欣观察他,知道就算他今天没点头,也八九不离十了。

 

赛季总在开学不久后,这弄得欣欣好像很不专心学业一样。其实她已经很努力的把学习日程安排在赛事之间。这次来美国,她甚至还需要见缝插针的去哈佛做提前面试。

路德维希女士早已经打过招呼,她只要人来就好。可她竟然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哈佛?留在国内读书的话,她更如鱼得水一些,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滑冰上。但选择哈佛她很可能在下届奥运之前完成人生重大转折——但同时意味着她无法继续留在国内练习。

还有一年的时间留给她做决定,此刻她只能想着打好一场接一场的比赛。

 

合宿后阿廖沙闲闲的又蹭上来,围着欣欣哈巴狗一样的转不停。阿廖沙其实蛮帅的,平心而论。但欣欣一直有点嫌弃他。可能他太关注自己的帅了?也可能他明明有很明确的弱点但就是不肯承认?总之欣欣很嫌弃他。

那天在北京,她把阿廖沙拽上酒店房间,助理还在收拾头天晚上桌上的蛋糕和水杯。转头看见,先是吓了一大跳,跟着就要走开。但她制止了助理的离去。拉住助理手臂的一瞬间,她忽然想起了褚清黎的助理,和他每一次事不关己的漠然。他每一次被褚清黎留下的时候,心底里是认真愿意见证那些不可告人的肮脏现场的吗?

阿廖沙敲敲这里,碰碰那里,这个屋里转转,那个屋里瞧瞧。他家里不算豪富,但日常也过的不错。五星连锁酒店是常客,顶级酒店的豪华套房还是头一次进来。一面好奇吹口哨,一面恭喜欣欣:“厉害!厉害!褚原先也不住这样的酒店啊!怎么来了北京也突然奢侈一把?哦对了,恭喜恭喜!你现在一定是签了很大的广告合约了吧?电影!一定是要拍电影了对不对?打算什么时候正式进军好莱坞?我一定去捧场!”

欣欣暗地嗤笑,捧场?你靠什么捧场?多买几张票子吗?但她还是礼貌的说:“我还没退役呢。你急什么?坐下说。你怎么突然跑来了?来玩?”

阿廖沙大咧咧坐进弧形沙发里,这让欣欣皱了下眉头。他回话:“我以为褚一个一个的找我们谈话呢。你不是也在这儿?”

欣欣点头,她也曾以旅游观战的名义飞去维也纳一次,实则是因为褚清黎无法分身,只得在他比赛间隙见她。阿廖沙被褚清黎召来,多半还是因为他被自己调过来。看起来这个直肠子还什么都没意识到,左顾右盼的找,问:“褚他人呢?”

“他不在这啊!”欣欣耸肩。

阿廖沙跳起来:“可是他助理给我的是这个地址啊!”

欣欣赶忙接上:“哎呦,巧了,我也收到的是这个地址!”

这下阿廖沙挠头了:“那是他助理弄错了?我问问他!”说着掏出手机发信息。

欣欣瞧着他,没有管他,心里想:“这种时候,还心疼那点国际电话费吗?还不赶紧电话追过去问清楚?算了,不关自己的事,且看笑话就是。”一边招呼助理:“反正是褚先生请客,咱不跟他客气,去冰箱里拿点水喝。”

隔了好久,都没收到回复,阿廖沙开始烦躁起来。欣欣给他倒上水,劝他安静下来稍安勿躁,“有什么好急的呢?你人都在这了。你看我也在这呢。”

“说的也是。”阿廖沙拖着口水便来抚欣欣的肩膀。新晋冠军直接撂下脸来,甩掉了。阿廖沙耸耸肩膀,瞧了眼坐在大桌子旁好奇瞧他们的小助理,似有所悟。

信息发过来,“哪个酒店?”阿廖沙挠头,他有点解释不清。只能把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发过去,静待回复。

欣欣索性给他倒好水,坐到他对面来跟他聊天。“你这次到底是要跟褚先生谈啥?”

“还不知道啊!”

“这次的选曲吗?”

“那不用特意跑一趟吧?”

“那你大概猜一下呢?”

“这我哪猜得出?”

蠢货!不是蠢货就是深藏不露的高手。阿廖沙看起来不像后一种。

新酒店的名字总算拿到手了,阿廖沙拉起欣欣就往外走:“知道地方了!一起去!”

“不好吧?咱是不是不应该一起去听他训?你先去吧。正好我化化妆,过两个钟头再去。”欣欣撒娇。

“嘿嘿,不化妆已经很好看了。没必要再化啦!你干什么?色诱啊?”

“滚!”欣欣半恼不恼,一脚把对方踹出门。

 

现在阿廖沙果然又跑来缠她了,他们在半公开的场合里练习、交友、吃饭、玩耍,不管是随队记者还是选手之间,谁都会随时举起手机拍两张照片或来一段视频。她不能表现出对阿廖沙特别的反感,但也并不想显得过分亲密,只好尽量扎在女孩子堆里。大家跳舞唱歌化妆八卦……其实她还是喜欢和男孩子们玩的,男孩子们总有她喜欢的奇妙话题角度。而且她更喜欢和冰舞的男孩子玩,他们更洒脱,不会硬抓住她说“你来看我耍帅”。她也想找汉娜和小樱玩。小樱干笑了两声,自己钻房间不肯出来了。汉娜虽然人和大家在一处,但总是一个人发呆,不知在想什么。

这种时候,长谷川会找汉娜聊天,但汉娜总礼貌的笑着走开。阿廖沙缠着欣欣,低声耳语:“汉娜这个状态,只怕是要退役了吧?”欣欣仰着头眯着眼,似笑非笑自顾往前走:“你管人家?”

眼看下午要比赛了,阿廖沙除了围着欣欣转之外,几乎毫无进展。褚清黎对他画了半天的饼,看起来也根本没什么成效。

 

那天他到了后续指定的酒店,褚清黎热情的接待了他。私密性很好的一间连锁五星套房,和刚才欣欣待的那间完全没有可比性。阿廖沙没敢到处乱逛,老老实实坐下听褚清黎分析他的技术弱势。说到最后,褚清黎还很纳闷的补充:“我认为你挺有魅力的挺有女性缘的呢?怎么到了场上就发挥不出来?能不能想想办法,正经谈个恋爱看看?”

“正经!我哪一个都很正经的!”阿廖沙努力分辩。

“好,好,正经!那你把这份正经用在场上。你想象一下,你的观众就是你的情人。你要去展示你的魅力,嗯……怎么说呢?就像孔雀吧,总要把自己漂亮的羽毛露出来,才能得到雌性的欢心吧?”他说着,站起来亲自给他做演示。手、眼、身体、步伐……怎么收怎么放,不厌其烦的教给他。

阿廖沙也跟着学,但总是哪里差了一点。动作没问题是精准的,就是哪里差了一点。他本身条件是不错的,身材高大英武,脸如刀刻,眉骨下压显得眼睛里精芒内敛,很像意大利的一个顶尖男模。怎么就是领悟力不成呢?褚清黎托着腮点着下巴,细细的想,最后得出结论:“你还是好好的去追求一个人试试看吧?”

“追谁啊?”阿廖沙撇嘴,他现在只能想到一个人,“欣欣吗?”

“嗯哼。可以尝试一下嘛!”褚清黎点头。

“奥运冠军啊?”

“又怎么样?还不是小女孩一个。”

“嗯……可不是,还不是小女孩一个?”阿廖沙的唇角开始浮现“了然”的笑意,突然插进一句:“你助理刚才把信息发错了。把给欣欣的酒店地址给我了。”

“什么?”

“我刚才在你跟欣欣约会的那个酒店啦!过去才发现地址错了。欣欣还蒙我呢,说也是你招呼过来谈话的。大佬,我别的方面不行,应对女人方面我还是挺敏感的。”他不免嘲讽,“那可不是刚刚才进去的房间。这我都看不出来,也就别出去泡妞了是不是?”

褚清黎眨巴眨巴眼睛,怎么这会儿他这么精明起来?说起来……还挺难跟一个单细胞生物解释的……他愣了几秒钟,想该怎么跟阿廖沙说这件事。笃定相信自己判断的热血青年愈发相信了自己的推理,开始滔滔不绝的讲出自己的想法:“你嘛,我知道,女孩子都喜欢你。我也想啊!我很羡慕你,真的,真的!发自肺腑的!欣欣找你约会很正常嘛。不过呢,既然你现在都高调恋爱了,肯定不能绑在一个小女孩身上了?她是不是昨晚上要求你踹了公主正式跟她好啊?那确实太过分了!就这一点必须分手!我支持你。马上分!不过……你别转到我手里啊,我对小女孩一向没兴趣。你看奥利沃那身材,啧啧!那才叫身材。”

明明是被编排的对象,褚清黎自己反而听到笑翻,他捂着肚子笑了一阵,回回神,越发不想解释这事了。索性装出一副神秘严肃的脸,拍着阿廖沙的肩膀嘱托:“好啊,就当帮帮我,哥们儿,去追追看。说不定很容易呢?欣欣现在心情不稳定,你去关心关心她,不也是好事吗?”

“大佬,我没有别的意思,咱俩口味不同。我真的对小女生不感兴趣。”

褚清黎憋着笑,好言劝说:“欣欣性格挺成熟的,可以试试嘛。你现在一定要认真谈一场恋爱了,发自内心的,好不好?别总盯着人家的嗯,这里和这里,行吗?”阿廖沙显得略不耐烦,褚清黎又逗他,“女孩子发育期到了,总会有的啦。给你个机会见证奇迹的发生。”说着两个人心领神会的头碰头。从阿廖沙的神情看来,早就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

 

可是他认真追求起欣欣来,发现这真是个高难度技术动作。欣欣根本不接他任何话,不给他任何机会,说是一起玩,又分明把他排斥在外。他气馁了,奥运冠军又怎样?他暗自比了个中指,转身搜索起别的猎物。

 

褚清黎穿好战衣的功夫,再抬头,阿廖沙已经和德国队的弗丽德尔有说有笑了。“他还真是没耐性。连两天都没撑过去。”他想,但也够了。阿廖沙没有长性这个毛病是没办法的,他今年已经20岁了,再不出成绩真的会被俄罗斯本国淘汰掉的。现在能保住他的好办法,竟然……还得着落到欣欣头上。

 

欣欣的气势是无可抵挡的,她这半年似乎又有了新的变化,虽然四周依然没有再向前推进,但力度反而加强了许多,以她细弱的身躯爆发出一段段慷慨激昂的舞姿。

汉娜已经彻底被她抛在了后面,再也追不上了。小樱试图勉力一战,但依然倒在曾经的四周上,褚清黎判断,她是心理阴影造成的落冰犹豫。

好在雷娜逐渐趋于稳定。表现力就不提了吧?靠强大的四周技术力,凶悍的腿部肌肉力量,硬扛也扛到了可与欣欣一战的地位。

短节目比赛结束,雷娜与欣欣咬的很紧,一切都要在明天揭晓。

 

当晚,欣欣辗转反侧——她有点不习惯,褚清黎没有派助理把她拎过去教训。同寝的新人不敢过问大姐姐的事,战战兢兢问:“是不是想着比赛?”欣欣敷衍着应她,发现小妹妹正偷背着她刷手机,似乎特别怕她瞧见。

“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小妹妹猛藏。

欣欣翻身就跳上她的床,伸手到她被子里呵痒:“快掏出来!少瞒着我藏东藏西的。”

小妹妹被她痒的在床上缩成一团笑得打滚,实在忍不住了,只得缴械投降。“给你!给你!你别生气啊!”

 

是八卦消息。她和阿廖沙的。还有弗丽德尔,美国队的伊莎贝尔和杰西卡……

她本来打算一笑置之,但突然翻到了在北京的酒店出入视频。配文说的大意是:“新晋奥运冠军与阿廖沙正在情浓之际,阿廖沙不顾自己的训练千里奔赴北京与欣欣约会”。后面又是阿廖沙各种前前后后的“情场账单”罗列,意指他从未定性,不断集邮各色美人,而这一次深陷罗网的正是欣欣。

不用想了,欣欣直接跳下床,冲出门去。小妹妹哪敢过问?早自己缩起来,和朋友们吧啦吧啦网上聊起八卦来了。

 

褚清黎住在另一层,助理又住在下面一层。欣欣完全没有去找助理通知的意思,直接去敲了褚清黎的门。褚清黎迷迷糊糊揉着头毛出来开门,里面长谷川也探头出来问:“这么晚了还不睡,有事吗?”

欣欣严肃而且坚定的表示:“有事,找他,你去睡!”

长谷川家境殷实,支持日本冰协至少一半的开销,同时也赞助国际滑联一部分赛事,妥妥的大股东,从好几个渠道他都能知道褚清黎和欣欣之间是怎么回事。所以也不说什么,索性直接把褚清黎推出门外,自己关门睡觉去。

 

走廊里真的不是说话的好地方。欣欣有气也不好撒,但她真的只是一时之气找来,还想不好接下来该怎么办。褚清黎揉着脸,琢磨了下,说:“算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用说了,我干的。这么晚了赶紧睡吧,你不是心里盛不下事情的人,明天还决赛呢。加油,啊!”

他反手开门准备回去的一刹那,欣欣刁住他手腕,忽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急攻心,眼泪淌了下来。他都明白啊,那还说什么?说“你怎么是这种人呢,背后捅人刀子?”说出来好像自己没捅过一样。这次明明是自己的刀被对方借了去反捅回来的啊。她哪有资格?

褚清黎看见她顺腮一行清泪,凝噎不语,转回来替她擦掉,叹气:“你还是不够老练啊!比如今天的短节目,其实不需要跳的那么夸张,情绪奔放。这个曲子,再往里收一点,把力气绷住,效果会更好。”

做学生的低了头,这是老师认真在教她。她松了手,眼前的要紧事不是质问,而是思考明天的记者追问。他拍拍她的肩膀:“回去睡吧!养好精神。”

她刺他:“你跟长谷川,两个加起来身家多少了?每次出门还挤在一起睡。说你们没问题都没人信。”

他笑了,能随口刺人说明她状态还可以的。“我们俩,属于谁也不放心谁,风吹草动大家心里都要有数的。所以你来找我,他不知道怎么盘算要害他呢。”

“可是你还憋着害我呢,我也不放心……”欣欣知道自己失了言,急的直跺脚,想找别的话来掩饰过去。

褚清黎拍拍她的小脸:“可是我放心你呀!”转身回房了。留下欣欣一个人呆站在走廊里,左右为难。

路德维希的可怕,可不是因为手里有欣欣这一张牌。她把持的“花滑”这项赛事的整体股份,可比长谷川多多了。欣欣这只小飞蛾,稍有不慎,自己便会烧的连灰都不剩。褚清黎要对付的人,根本不是欣欣。

 

第二天还未开赛,欣欣和阿廖沙就成了焦点。“花花公子阿廖沙成功赢取奥运新女神的欢心”,嗯……“然后就抛弃了她,对吧?这个故事听起来是不是挺对你口味的?”欣欣准备上场前,还对着刚来的阿廖沙恶狠狠的撂下一句话。

阿廖沙耸了耸肩,他无所谓,他原本也没有什么深情专一的人设,自己也确实喜欢和各路小美女东撩一爪西勾一道,至于挠伤了谁就不关他事了。反正……奇妙的是,他红了!排名依然没上去,但人可是红的透透的。从直播就能看出来,眼看着流量就顶了上去,推特粉丝暴涨。自由滑还没开始,广告商的电话已经打到了阿廖沙教练的手机上。

 

有些人,就是天生走不了实力路线。但没关系,能生存就是好选手,说不定比实力派还要好。褚清黎在候场区铺开他的瑜伽垫,戴上耳机躺好,静静的入定,没有去看女单最后一组的决赛。

 

欣欣在场上跳着吉尔达的美好纯情,脑海里晃过“力气收起来,效果更好”,于是她收紧身体,将全部的情绪含在肌肉里,引而不发。

褚清黎的耳机里传出四重唱繁复华丽的歌声,每一调都是那么不同,各自抒发着欢乐与讥讽,调笑与苦痛,却组合出如此和谐完美的乐音。他闭着眼静静的听,黑暗中一枚雪白的冰刀打过冰花,滑过他空寂的脑海……还去外面看什么?他不是早就看过了吗?

随着歌词的流淌,欣欣忍不住便开口跟着唱起来,她第一次尝试在主人公的基础上去分化不同的角色,让他们成为主人公内心的映照。但她忽然之间很想知道公爵实际上是怎么看待吉尔达的?舞女是怎么看待公爵的?他们在调情的夜晚里真的只想着一夕欢愉吗?宽广的冰场上无法听到她的歌声,她也不可能耗费气力真的发声去唱。但她好想唱啊!遏制不住的内心让她开口,开口后她全身都随之舒张,仿佛一个人铺满了整片冰场。

当愤怒的父亲开始执行他的复仇计划,吉尔达终于推开了门,迎接刺客,欣欣屈起双臂再倏的从面前打开,眼神中爆发出她全部的坚定,是之前含在身体里的力量一次性的爆发出来,那是对爱的坚定,飞蛾扑火。

褚清黎突然睁开眼,想到了一个之前没算到的方向,冷汗涔涔。

 

赛后媒体发布会,果然媒体对欣欣的冠军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揪着她的恋情不放。欣欣首先否认了和阿廖沙的恋情,说北京的相逢“只是碰巧”。至于为什么她会出入酒店?“哦,去见个朋友。”保持神秘微笑……

“阿廖沙是个很有魅力的运动员,但我们没有什么共同点,平时也没什么能说到一起的,基本没什么交集。”没有、没有、没有,记住了吗?关键词:没有!保持神秘微笑。

“哦,能跟我玩到一起的运动员很多啊!男孩女孩都很多呢。大家没什么分别。”神秘微笑。

“有没有特别一点的呢?也不能说没有吧?毕竟这个领域里还是有相当优秀的人存在呢。”保持,保持住。

“你问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咱们来聊聊今天的比赛好不好?”坚持,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最想和谁约会吗?我现在不想这个问题。嗯,不不不不……我是不会去想的。我还是比较想把精力更多的集中在滑冰上,毕竟爱情嘛,对我来说,放在心里就好了,还不到谈它的时候。”感觉脸都笑僵了,但保持住了。

 

gala的时候,褚清黎在挡板后面活动身体,趁着昏暗的灯光,转头对欣欣说:“你们女孩子啊,怎么都喜欢拿着自己往石头上碰啊?”他说这话的时候笑眯眯的,手上还胡乱的挥舞,看起来就像在说什么特别好笑的事。gala场子里音乐直撞耳朵,旁边的人也听不甚清楚他们说了什么。吴森凑过来:“什么?什么事这么好玩?”欣欣便也笑眯眯的,对着吴森说:“我教他中国成语呢。你会吗?听说过‘宁为玉碎’这个词吗?”吴森摇摇头,他母亲是美国人,除了名字和狭长一点的眼睛之外没什么华人特征,甚至中文都不会。欣欣便咯咯咯咯笑起来,一面取笑他们两个,自己滑到场上去了。

她往看台上搜寻着典子,黑压压一片,什么也看不见,那最好,她现在最不想看的就是典子的表情了。

 

典子刚刚已经在后台听褚清黎提过“可能出现的事故”,但她现在必须保持淑女的微笑,为场上的选手们鼓掌叫好,内心拟着记者会的讲话稿。

好在欣欣没有像小樱那样当场点破,给了他们两个喘息之机。这事,褚清黎不能出面,还得她去找路德维希谈。这份虚拟于心的讲稿,当然能不用到,最好还是用不到。

gala谢幕,她优雅的站起,调皮的朝摄像机吐了吐舌头。褚清黎也朝着观众席回礼,笑得暖人心扉,满场桃花开。

 

本赛季最重要的一场赛事结束了,褚清黎发挥失误,金牌被吴森夺得。赛后发言:我会努力养好伤病,今后为了自己,为了典子,为了花滑艺术,去构思、打磨更好的作品,至于奖项,大概真的已经与我无关了。

 

路德维希女士在颁奖典礼后的晚宴上夸赞了他的发言,当面称颂了他的品格,多次抢着与他行贴面礼,并请在场的典子“千万不要介意”。典子捂着嘴笑,努力摇头,一副“随便你!”的大方样子,气氛一度推向高潮。

 

但是关起门来,典子和路德维希几乎吵翻了天。

在路德维希的故事里,欣欣下午先到酒店,褚清黎随后赶来并且再没见出来。直到第二天的上午,欣欣独自下楼不知道要干什么的时候碰到了阿廖沙,便把他拽上楼去见褚清黎。都是同场竞技的好友,聊了会儿天就各自散了。褚清黎一向喜欢女单冠军,业内闻名,这类事又不是发生一次两次了,要讲故事,那可有长长,长长的故事好讲了。

 

“事实是什么?我们不关心。那真的不重要。你讲你的故事,我讲我的故事,你既然抛出了一个故事,总不能不让我回应吧?”路德维希摊开手,一脸无辜。

典子快气疯了:“如果你不设这个局,清桑根本就没故事给你讲!”

“那阿廖沙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突然出现在北京了呢?”瞧着典子瘪下去的样子,路德维希穷追猛打,“而且哦,我亲爱的典子,褚清黎既然知道欣欣是我扔出去的饵,甚至还特意调了阿廖沙过去以防万一。那他算不算故意闯进罗网?做孤胆英雄很好玩吗?玩詹姆斯邦德和美女间谍的游戏很过瘾吗?那你的角色呢?照片上等待英雄回家的妻子吗?对了我告诉你一件特别好玩的事情,在电影里,一旦这个人掏出一张照片说:‘看这是我妻子。’你猜后来会怎么着?砰——!”

典子对她的威胁不能说不在意,但她强装出一副散淡的样子,试图回击:“我不是照片上等待的妻子,我是个公主。”

路德维希笑倒了,给自己斟上一杯气泡水,缓了口气,想想该怎么教训这个不知所谓的公主。她平心静气的说:“连我都清楚,你是不会很快嫁给他的对吧?你们日本,公主嫁了平民就不是公主了。你没那么傻。你今天能坐在我屋子里跟我心平气和的谈这件事,你就没那么傻。无非是想给你的未来多挣一些资本罢了。褚清黎出了事,你是甩了他吗?‘原谅’他吗?”她故意探身到典子面前,双手比着引号,“好难做是吧?”

典子痛苦的扭过了头,她的软肋太明显,一戳就痛。但路德维希女士也并非铜墙铁壁,大家不是没的谈。她还是那样温温柔柔的,低声慢语:“清桑和我,已经探讨过很多关于未来的考虑,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这一点,谁都不可能把我们分开。你放心,遇到任何困难,我都会和清桑共同面对的。上次清桑也和女士你谈了,我们合作的事。真的,咱们之间为什么要互相坑害呢?你不想得到日本冰协的那一票吗?”

“你们是想吞了日本冰协?”仔细想想,并非不可能。名人系把持日本冰协多年,论经营论人气论明星……不能说没有,不能说成绩不多,但总给人疲软不振之感。而褚清黎人气中天,一呼百应,在日本国内体育界已经算得无人能敌了吧?

“清桑的赞助资源好、来源清白,他本人形象只要一直立得稳,源源不断的资源会持续涌进来。加上,还有我。冰协这边,迟早是清桑的天下。只是我们可以让它发生得再快一些?到时候……路德维希,亲爱的,你不想在国际滑联里直接拿到我们这一票吗?”

这可是占比很大的一票哟!

路德维希女士心动了。

“你们的思路确实有点意思。”她开始松口,敲击着桌面,“加上褚清黎原有的那部分,如果大家的力量都集中起来的话……”

典子微笑着伸出了手。

女士瞧着她,还在做着最后的决断。“你们这些皇室是不是都特别冷冰冰的?他们英国人也是。”

“这是我们的教养,女士。”

“很累吧?”不等她回话,女士自顾说下去,“啊,这么一想,突然感觉褚清黎还有点骑士风范呢!恶龙的城堡,被囚禁的公主,英勇的骑士挺身冲进去杀死了恶龙拯救了公主……”路德维希抬头轻蔑的瞧了典子一眼,冷气森森,“然后变成了恶龙……”

典子还是温柔雅致的小口抿着气泡水,坚定对方的决心:“如果不是阿廖沙这个蠢货那么快就转移了目标,按照清桑的计划,怎么也要一两年后才会把这个故事扔出去吧?到时候,兴许早就没人再关心他们两个了呢?”

“说的也是。”路德维希认可她,“你和褚确实目标相当一致。拿下日本冰协,未来你会比你的姐姐们日子过的好多了。”

典子轻笑:“希望是吧?”

全部留言

请登录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留言()
  • 作品:新星
  • 状态:完结
  • 类型:原创-小说
  • tag:
  • 发布时间:2018-09-24 07:19:27
  • 作者有话说:

    一,世界之大,脑洞有限,请勿对号入座,不喜绕道;
    二,男女主都不是什么善类,喜欢热血少年体育漫的勿喷绕道;
    三,不知道写到哪一天,可能会突然断掉……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