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全文完

Synopsis

他们分手了。

白庶宣布退役那天,正好是301队史上输掉的第301场比赛。

他没什么感觉,职业选手都习惯了这种事:除了冠军之外,赛季总是以失利告终。队里甚至都没人注意到这一点,要到赛后的采访和现场粉丝提问环节,才有人问了这个问题。

“在队史第301个负场之后退役,不会觉得遗憾吗?”

台下涌起一片惊讶的斥责声。白庶挠挠头,做了个夸张的惊讶表情。

“什么,我们今天原来是客场吗?”

主持人哈哈一笑,正想圆场过去,白庶却又正色回答:“遗憾当然是遗憾,但人生终归就是会有遗憾吧。”

潮汐的全息图像落到舞台上,向他挥手道别。这时候操纵它的,应该就是接手账号的新人选手。敲定最终人选的时候有白庶的一票,但这一瞬间他有点恍惚,一时竟然不太确定那是谁。

一时竟然也不太确定,过去的一切到底有没有发生。

耳边传来山呼海啸,上千人整齐地呼喊着他的名字。这里毕竟是主场,而他是三年来的队长和战术核心。灯光打在他脸上,和过去好几年间一样,白庶其实看不清喊他名字的那些人。看台上举起好些灯牌,从这个距离即便是以职业选手的眼力也不容易看清,不过宣传那边曾经抱怨过:“咱们战队的双核名字,怎么都想不出好口采的话啊。”

白庶从中学起就在国外念书,没听懂这句话,多少有点不开心。那时候有个粉丝,写了大大的“白杨堪作柱”灯牌,举到镜头前面。白庶一看还觉得寓意颇佳,特地合了个影,拿回宿舍去给杨聪一看,对方笑得抱着枕头,打了好几个滚。

白庶还记得那时候自己茫然以对,杨聪捶着床笑了半天,才平复呼吸坐起来,语重心长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白啊,白杨这种树,古时候是种坟地上的,跟秋风鬼火、枯骨荒坟都是官配。咱俩没在虚空呆着,还真是浪费啊。”

杨聪说话有时跟刺客这职业似的,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白庶过了几秒钟才捋清这话的前后逻辑,张着嘴发呆。杨聪朝他咧咧嘴,叹了口气。

“不过下赛季……也就不会出现这个词了吧。”

那个赛季他们没进季后赛,杨聪打完最后一场常规赛就退了役。吃完散伙饭回来白庶翻出照片搜出了完整的诗句,站在前任队长空荡荡的宿舍里,握紧手机回想起那时杨聪的笑声。

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那时候怎么知道有现在。

那时候怎么会知道……自己会这么轻易放手现在。

主持人还在问新的问题:“白队一向是个非常有计划的选手,退役后打算做什么,有计划吗?”

白庶走了走神。他刚才眯起眼睛,看清了看台上最大的一个灯牌。“百里挑一”,百里的那个白字用了不同的颜色。其实职业选手怎么可能是百里挑一,荣耀十几个大区一共多少玩家,才选出了多少人,白庶本人甚至是漂洋过海,从国外被挑回来的。

他们越过几十万人才遇到彼此,那过程绝不是任何计划可以达成的。

“计划吗……原本曾经想过要回国外继续学业,我还有一半的学分没有修完。”

这是他之前给过俱乐部的答案,想必也跟主持人通过气。对方的微笑中带着点惊愕,白庶微微一笑,对着镜头继续说下去。

“但现在觉得,还是留在国内发展,可能好一点。”

看台上欢声雷动,白庶朝大家挥挥手结束了这段最后的采访,走下舞台。灯光没有再追着他,白庶低头看着脚下,他还站在光束中,但最后一步迈出,就会隐入阴影。

他踏出那一步,整个身体都放松下来,长长吁了口气。

散伙饭订在老板名下的会所,离他家很近。大巴从不远处经过,白庶试图从无数小小的明亮方块中分辨出自家的那扇窗,当然没成功。他低头看着手机,之前发出的微信,杨聪还一直没有回复。

而且他也没有在散伙饭上出现。

白庶简直无比惊愕,却又不能在战队的大家面前表现出来。忍了很久才旁敲侧击问经理:“不是说老队长也会来……?”

“杨队?我是给他打了电话。”经理说,“可是他说今天正好不在国内,只能托我给你带句好。——杨队退役之后是换了微信号,要不我把他新微信给你,你们加一下?”

“……好的,谢谢经理。”

他没有马上拿出手机。那个微信号他当然加过,半小时前还发送过消息。不,不止半小时前,三小时前,六小时前,一天前,一天半之前,两天前,他都发送过消息。再之前的聊天记录被删掉了,那是杨聪提议的,“吵架的记录就不要留着了,免得以后万一谁失去理智翻旧账。”白庶也觉得很有道理,两个人各自拿着对方的手机,互相删的。

结果他这个手机上就再没有杨聪说过的话。

白庶心神不宁地握着手机,见缝插针地低头查看邮件。最后的决定是两天前做出的,对母校通过他申请的邮件回复了感谢和放弃。他那时意识到学业和人生中另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冲突,而那件事在当下的优先级高于一个学位。

白庶一向是一个非常有计划和有条理的人,他一向觉得杨聪的优先级之所以还没有高过荣耀,只是因为他根本就是荣耀的一部分。

有新的未读邮件躺在收件箱里。母校对他的决定表示礼节性的遗憾。白庶把来回的邮件截图发给杨聪,盯着聊天窗口等了几秒钟,和过去48小时一样没有等到回复。

他也没时间等太久,这顿饭他是主角,很快又有人拿着啤酒过来跟他干杯。白庶酒到杯干,到后来已经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只记得自己对着啤酒瓶唱了首歌……不,说不定不止一首。唱完之后大家好像抱头痛哭来着,最后战队后勤的几个小姐姐张罗把阵亡的队员们拉回宿舍,白庶摆摆手:“不,我回家。”

他醉了之后笑点非常低,还笑得得意洋洋:“家里有人。”

但家里并没有人。

经理亲自把他送到楼下,白庶坚持谢绝了他送自己上楼的好意,摇摇晃晃走进电梯,发呆好一会儿才想起楼层密码。电梯停下时的轻微失重让他有点想吐,门一打开就踉跄扑出去,手掌按在掌纹锁上。门开了,可见这里是他家,虽然玄关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留着门灯。白庶蹒跚着踢掉鞋子,赤脚踏在地板上。秋天的T市温度宜人,地板的清凉触感只是让头脑稍微清醒了一点。他在家里来回走动,推开每一扇房门,打开每一盏灯,一格格拉开衣橱的抽屉。每一格抽屉都空了一半,衣柜里有好大一片空白,看位置应该放过两只大号旅行箱。

白庶坐在床上,酒后的头脑有点迟钝,只能感觉羽绒床垫云朵般柔软的触感。他习惯睡柔软蓬松的床铺,杨聪曾经抱怨过这一点,但最后还是妥协了。好像有什么自己刻意遗忘的东西呼之欲出,但缓慢运转的头脑抓不住那个影子。他坐了很久才想起自己接下来想要干什么,站起身慢慢走近书房。书架上的书还是满的,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发现桌子上并排的两台电脑,只剩下一台。

……记忆不是假的。

他确实曾经站在这里,遗憾地开口说:“那我们……难道要分手?”声音带点哽咽。他想起那时候喉头的酸楚肿痛,一瞬间以为自己会哭,但最后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对方,自以为是冷静,不过现在想起来,可能比较像愚蠢。

“是啊。”那人坐在他现在坐着的椅子上,回望着他,声音有点暗哑,“既然各自有想做的事。”

“就不能陪我……”

“小白。”杨聪说,“我们之前有共同努力的事,那是很好的。后来共同游戏,也可以说不错。但如果变成纯粹只是共同生活,就没必要了。”

对,白庶想起来他那时候的口气,又是温柔又是遗憾,可是非常坚决。一边说着一边收拾电脑的各种外设连线,麻利地装到收纳包里。那是他们作为职业选手时做过无数遍的事,虽然已经荒废多年也还是异常熟练。那中间白庶有很多次机会打断他,可是他站在旁边出不了声。到杨聪收好箱子走向电梯的时候,就更无话可说了。

那么现在就算有再多话要说,又有什么用呢。

白庶觉得胸口有点发闷,站起来打开窗户。晚风吹进来,窗外是一片在月光下显出淡金色的树梢。他从来没有在这里俯视过中庭,这时候定睛看了一会儿笔直高挺的树干,忽然笑了。

那是一片白杨树。

全部留言

请登录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留言()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