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七 新的世界,新的平衡

Synopsis

每一项运动的背后,都隐藏着长串的故事。 运动员的脸上写着的是永不服输的精神,身上刻着的是积年的伤痕。如果没有“成为天下第一”的斗志,是无法成为运动员的。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经历过什么? 被追捧?被威胁? 他们仰望过繁星吗? 当肾上腺素令他们目中无人的时候,他们会认为自己是神吗? 当激情消退后,他们会躲进无人的角落默默舔舐伤口吗?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带着面具,唯有比赛拼到最关键的时刻,运动员的眼神无法说谎——他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的人。他正用生命全力搏斗,所以,那一刻,也请不要打扰他们。

七 新的世界,新的平衡

 

永远都是女单先比完,男单才开始。欣欣挺不满这个设置的。看起来女单总像是男单的垫场节目。是节目不好看?还是运动员不拼命?总之欣欣不喜欢,但也没办法。她最后一个上场,前面有充足的时间给她休息调整,就算昨晚没休息好,她自己也有办法调整回来,她坚信!

汉娜因为排名原因,很早就出场了,但她发挥的真好。“因为没有负担了吧?”小樱特意跑出去看了她的比赛,又跑回来在热身区叨叨。已经出场的选手中汉娜排名第一,当然了,如果短节目成绩好的话,在接下来要出场的选手中,她也可能排名第一。

但她毕竟是出局了,前面至少压着45个随便跳跳分数就足以超过她的选手,她从短节目的心态崩溃那一刻起,就彻底没资格与小樱、欣欣她们平起平坐了。

小樱的气势还足,她不断复习着自己的动作,又拉上不同的女孩和摄像机去打招呼。但她没有来拉欣欣,双方都有默契,各不相扰。

 

褚清黎拖着自己的行李,昂首走进热身区。

他又来早了。

他为什么总来这么早?

欣欣告诉自己,绝不能回避他的目光。这是最关键的时刻。只有自己先拿下比赛,才能彻底逼退褚清黎。

但他们没有谈话,即将上场的选手之间不打招呼、不交谈并不意外。

 

欣欣深吸了一口气,趴在地上,摊开了一卷物理卷子。

褚清黎斜眼瞄了她一眼,自顾带上耳机,铺开瑜伽垫,躺在上面睡着了。

 

热身区里还在用力活动身体,进行各种跳跃、拉伸、跑步、细抠舞蹈动作……的运动员们,一时间无所适从,不知道该不该给他们单独辟出一个“安静独享私密小黑屋”来,免得看见这两个“正吸取神秘力量的东方大师”,显得自己像个只会蹦来跳去的蚂蚱。

 

小樱的蝴蝶夫人跳完了,不算很完美,她的脚踝依然对落地造成极大的影响。能看出她已经竭尽全力的挽救了。她是靠着她的表演在征服观众,争取分数。

因为难度真的大,差一点就摸到纪录的边了。她已经成功超过了雷娅,跃居第一。

但她和欣欣的短节目之间,差了整整28分。

除非欣欣也像她一样突然崴了脚,或者像汉娜一样在场上连摔几个跟头。否则这个结果是没什么可更改的。

 

欣欣就站在场边,看着小樱下场。自己掰着手指数着她的跳跃旋转应该有多少分数。嗯,差不多。自己没必要再冒险上4周了,倒不如……把这一晚上的折腾悉数倒出来,倒给他听。

她翩然上场,燕式滑翔,横穿过全场。她心底对这套动作已经熟烂,但今天忽然心痛到难以表达。

她定定的站在那里,等待音乐的开启。隔了比平日更久的时间。一定是更久的时间,她感觉脚都有些酸麻了。但她坚持着,不能动。心底开始还盘算着“是不是又是一个不上道的小动作?”很快竟将自己放入了一份静谧之中,等来了遥远虚空中第一声音符的点亮。

她的罗密欧在那里吗?她不知道。他们之间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吗?她也不知道。朱丽叶将罗密欧带上阳台的时候,应该只有美好的夜晚才对吧?为什么从一开始,她的心就是疼的?

她跳跃,旋转,呐喊……

她是抱着美好的愿景才吞下那瓶毒药的啊!她当然知道对方身处的家族,她自己其实也不是完全的无辜,但仅仅是某一刻都好,她是怀揣这少女的纯情去邀请他登上自己的阳台,片刻温存宁静……哪怕身后就是万丈深渊。

然而她的罗密欧在哪里?即使她努力、挣扎,却只是撕开幻境的缝隙,将自己跌回现实。如果现世没有她的罗密欧,那么,难道要她自己去做她自己的罗密欧吗?她俯身,再起身,投身向一片刀丛。

 

褚清黎站在场边,面无表情,但他鼓掌,热烈的鼓掌。媒体解读为:“他已经知晓日本队失去了这块金牌,但他还是礼貌的为中国队送上了祝福。”

 

各国解说对这套节目的分析各不相同,但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曾经同时代的两套罗朱:褚清黎的少年版与叶卡特琳娜的少女版。

在那个时代,这一对金童玉女曾经引发多少人的美好遐想,却在一年后便即随着喀秋莎星光的坠落而自然逝去。

有人说,欣欣的这套罗朱更像叶卡特琳娜,婉转多情,真个把心都揉碎了,掏给你看。但有人说,或者,她这一套其实更像褚清黎少年时的罗朱,青春无畏而充满激情,向着既有的现世秩序发出挑战的怒吼。你看,这么多年了,除了她和褚清黎之外,还有谁在场上将愤怒的力量表达的如此淋漓尽致?“所以,”有人总结,“褚清黎跳的是罗密欧,叶卡特琳娜跳的是朱丽叶,而古韵飞跳的是罗密欧与朱丽叶。”

 

欣欣立在场中,泪流满面。花束和玩偶雨点般落下来,她想:这就是,属于我的时代了吧?

 

男单的争夺其实并没有太多看点。人们的猜测主要集中在冠军究竟会在黄源、长谷川刚、或者吴森之间谁产生?至于褚清黎,他已经27岁,是到了该荣耀退役的年纪了。体力、速度、控制力和表现力……应该都未必能赶得上年轻人了吧?看昨天的表现正是如此,多半……是个银牌吧?

褚清黎之前是黄源,他表现的是一套浓浓“现代中国风”的功夫熊猫。其实,黄源说到底也不过是个24岁的青年,最爱的和所有青年人一样,漫画、电影、游戏,还有在队里的女孩子面前耍酷。这次的功夫熊猫,是他坚持要选的,因为很酷啊!队里也支持,因为很中国,外国人又懂。果然看他耍的虎虎生风,清瘦的身材耍出了滑稽又威风的样子,满场都是滚来滚去的一团黑白影像。褚清黎在候场口不禁感叹:果然青年人就该有青年人的样子啊!这人的腾空质量真是无敌的。

他自己是做不到了,一是因为年纪,二是因为先天条件。这么多年,他明里暗里打倒了一批批强劲的对手,只有黄源,他还真有点舍不得下手。毕竟,没有对手的世界,真的太难受了。

 

所以他要在场上,正大光明的打倒黄源。作为一名“叙事型选手”,褚清黎这两年来致力于转型为深度挖掘情绪内核的“抒情型选手”。这很难,因为观众爱的是那个浅显易懂,能在场上调动气氛,好像开演唱会一样的褚清黎,而不是沉浸自我世界,需要观众去主动调动脑细胞迎面扑来“懂他”的褚清黎。他曾经尝试过,在很年轻的时候,结果相当的失败。但每一次他“向外”的时刻,却都收获了成功。相反,汉娜恰恰是一名抒情型选手,她善于演绎自我情绪,将观众带入一片貌似虚无的旷野,只听她絮絮讲来那些小小的少女情怀。

 

现在,他正走在这样的刀尖上。希望用一首澎湃的马勒第二号交响曲唤起人们对于艺术本身的尊重与热爱,无关宗教,无分国界派系。他滑的行云流水,毫无滞涩,似无心起跳,人已在空中。落冰时那瞬间的沙沙声,搭着节拍,恰到好处。

死亡,他正经历死亡,他一次次行走在万丈悬崖的边沿,早已认清死神的面目。生存的意义,到底什么是生存?如蝼蚁般碌碌无为也是生存吗?但天下英雄能有几人?若要再超越英雄之上呢?倾国的战争、灭世的洪水……死亡,生命的消逝,无论英雄与否。是否只有面对死亡才会去思考生命的存在?试图挣扎,即便英雄也不愿就死,何况蝼蚁?

葬礼,他是在参加谁的葬礼?轻快的音符响起,他随之炫舞,衣袂飘飘如仙人登临。欣欣仿若又见到了17岁的他,少年白袍,意气风发。人说,葬礼上,人们总会轻声谈论起死者生前的事迹,特别是那些傻兮兮的可爱往事,于是如烟般黑纱笼罩下,恍如见到了天堂。

只是一转眼,黑色的刀刃踏进雪白的冰晶,如昼行星海,脚踏光尘。重生,这是他的宣言。他曾遭背叛,他亦主动出击,他经历过太多痛苦,他制造了太多忧伤。他早已习惯了踏着伤痛浴血前行,一步一步,直至登临神境。末世之后,幸存的凡人们仰望天际,夹缝于天与地之间,他们只能看见他,膜拜他,藉由他来汲取虚幻的希望。但他不是欢乐女神,他是战神。来吧,让世界重写“褚清黎”这三个字的定义!他不再是拯救国家民族的精神英雄,他是来自北国的神!

他定住,神凝。万籁俱寂。

这个世界上,只有褚清黎可以挑战褚清黎。

只有褚清黎可以超越褚清黎。

 

随即爆发的欢呼声,几欲掀开体育馆的屋顶。

褚清黎就站在那里,冰场的中心,展开双臂,向大家致意。巨大的摇臂摄像机追到他面前,他与它对视,并对它甩出一个“舍我其谁”的眼神。

无数的玩偶从观众席里飞出,快要填满冰场。主办方当然知道,有他出赛总要大批量的派出冰童。各种尖叫、哭泣的观众,疯狂的向场内撒着一切可以撒进来的东西。

镜头扫过VIP观众席,一个面目清秀的姑娘站起来,举起一朵裹了字条的玫瑰,优雅的投入场中。

大屏幕上立刻把这一幕重放出来——日本皇室前来助阵,典子公主亲手向褚清黎抛出玫瑰!跟着,大屏幕上放出了大特写:玫瑰上的字条清清楚楚的写着:“独步天下,舍你其谁!”褚清黎瞥向大屏幕,努力压着剧烈的喘息,嘴角勾起一抹志得意满的笑。

 

“尽管在女单的决赛中,日本队惜败给中国队的新秀,但在男单的决赛中,显然老将褚清黎已经将这枚金牌牢牢的锁在了日本队的手中!接下来要上场的最后一名选手依然是日本队的长谷川刚,也就是说,不管他表现如何,这枚金牌已经被日本队收入囊中了!”

 

欣欣就在挡板后看着,她不敢相信,应该是黄源的冠军才对吧?长谷川没那个能力的!五短身材这样的劣势且不说,旋转速度慢不优美可以裁判补没问题,偷周错刃这些大家都当没看见不影响……但他,上场就摔跟头是谁也救不回来的呀。一次摔两次摔次次摔……名人系也是手上没人了,不得不推着他捧。但即使是为了维持派系的力量,硬生生捧起来的明星,想在这种状态下抗衡褚清黎?那简直做梦!

果然,分数打出来,始终是差了接近20分。

意大利那个以毒舌和技术分析流闻名的解说大叔的嘴下毫不留情:“裁判已经很努力了。”

 

黄源输了?长谷川也输了?

欣欣感到天旋地转,她转身扒开人群,冲进了离得最近的洗手间,一阵干呕。

褚清黎到底没有放弃他的三冠王计划,那么自己呢?现在的自己置身漩涡中心,被正正的抛到聚光灯下,被扒光扔在砧板上,等着任由那些顶级玩家们一刀一刀的切碎。

金牌足以护身吗?她突然开始怀疑了。现在隐退还来得及吗?她浑身都开始颤抖。还有回到褚清黎羽翼下的回旋余地吗……她想都不敢想。

史无前例的三冠王,褚清黎用他独一无二的黑色刀刃一步一步坚定结实的踏碎了欣欣小小的叛逆,维系了现世的秩序与平衡。那么接下来,欣欣这个金牌看起来实在好像盲肠一样有点多余了。

她脸色苍白,走出隔间,迎面一个30多岁穿套装的女人上来扶她:“你没事吧?”欣欣倚着她,看见她挂着记者证,便摇摇头,多谢了她的好意,自己漱了漱口,摇摇晃晃的走了。

颁奖仪式前,欣欣总想找机会拉褚清黎谈谈,每次都被长枪短炮的记者群冲散。他们两个,现在是记者追捧的焦点,没可能有私人时间的。

 

Gala也是一样,男女冠是一定要配对演出的,但这绝对是史上最尴尬的配对共舞。网上直播全都在疯狂刷屏:“褚清黎已经被公主看上了!这个女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吧?”“日本公主怎么了?不就是个摆设?哪有冠军有实力?”“哎呀好尴尬呀,两个人根本就不同步嘛!”“就算不是公主,是普通女朋友怎么样?他这个年纪,也该恋爱了吧?”“你管人家恋爱不恋爱?双人舞也得有双人舞的基本素质吧?”“我看是女冠自己有自觉,生怕公主不高兴吧哈哈哈”

 

熬过了gala,还有晚宴。

今天,褚清黎是绝对的主角,而她则是新一代的未来之星。上台领过奖后,自助餐台又再热闹起来。欣欣还拿不定主意今天应该怎么样处理自己的情绪,只想先躲起来缓一缓。忽然背后有人拍了肩膀,是路德维希女士。她端着酒杯,笑意盈盈。但在欣欣看来,笑意之下几乎便是杀机。路德维希问她:你怎么了?好像一直不在状态?没看你和谁一起玩呢?

欣欣想逃,只好说:我今天不舒服,特别不舒服,想回去躺着。对不起,不能跟您多聊。

女士拽住她,往她脸上端详:嗯,确实脸色不好。这么重要的比赛,难免耗费太多精力。不过……我看见褚刚刚出门,好像是去皇室下榻的酒店拜访了。你今天还是回自己房间休息吧。

欣欣看着她的笑容,知道事情正朝着最坏的方向前进,她急于摆脱困境,忙着分辨:我、我没有……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

路德维希女士点头:对,从一开始就是褚的精心设计。我们太大意了!以为褚还在意这个世界的秩序,但显然我们错了。他更想建立自己的新秩序。而你就是突破口。

欣欣摇头:弄错了!这里面有误会……不过,我没办法说……但你相信我,他没这个意思,这中间……有很深的误会!

我没弄错。其实直到昨天我还一直以为秩序是存在的,可晚上突然接到消息说他得到了日本皇室的支持?吼!对,我手里拿到了铁证,你想看吗?她晃了晃手机。

 

欣欣面对愤怒不已的女士,无所适从,但她也实在想弄清楚,一咬牙,拉起她的手臂,两人进了旁边无人的房间。

路德维希从手机里找出一段视频放给她看。一段酒店走廊的监控记录!欣欣心底深深的浮起不祥的预感。

监控摄像头下,褚清黎拐过走廊朝自己的房间走来,手里紧紧拉着一个姑娘的手——是典子公主。他们如同真正的有教养的恋人一样,轻声慢语,亲密有度。来到门前时,典子公主松了手,看起来是在道别。但褚清黎将她拉进怀里,顺势开门带进了房间。助理识趣的守在门外,又掏出了他随身携带的书籍,一页一页,看的好投入。

看着监控上记录下来的时间,那是他叫自己过去的两个小时之前。欣欣感觉胃里一阵翻腾,差一点把刚吃下的一口自助餐全吐出来。

女士关切的问:你没事吧?刚刚比赛完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吃坏东西了?

比赛完?那个女记者?欣欣抬眼再看路德维希的脸,又是那副笑意盈盈的表情。毫无疑问,他们在这个地方的一举一动,其实都逃不过这些人的眼。刚才褚清黎拒绝了跟她私下聊天,是有道理的。

路德维希女士正把另一段监控记录慢条斯理的摆到她眼前:你知道,我们是不可能把刚才那段录像公开的,也没什么必要。但是这段……”画面里,助理带着罩着帽子的欣欣走来,直接进了房间,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欣欣还特意把帽子罩起来。“说真的,典子公主一个在瑞士读书的学生,又没结婚,她和谁恋爱都是她的自由。但你呢?年纪不大,惹的祸可不小。公然和皇室成员抢男友不说,这是……”她捅了捅欣欣的小腹,还弄出了人命吗?

欣欣瞬间脸红了,她不习惯他们这样说话,虽然她知道她早晚都要习惯。她想找个什么方式,礼貌委婉有尊严的告诉对方自己只是为整件事感到由衷的恶心,和自己的身体、更和褚清黎毫无干系。但她硬是说不出口。

但高贵的路德维希女士对此类事件显然处理起来得心应手,可没有什么“不好开口”,还在持续的向她施加着压力:“不管你选择去哪里堕胎,我一定会拿到记录,包括孩子的DNA,到时候就很难看咯?或者你选择生下来,隐瞒孩子的出生真相?别傻了!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这么美好的事。你是打算隐退一年呢,还是从此默默退出花滑圈呃?女单花滑年年更新,别说你刚得了个冠军,会被人说德不配位,就算拼死保住了3月的公开赛,将来一天不在位,王冠都会旁落。一年不在?你就再也回不回来了。何况,到那时候就算我不追查,典子也要追查。还是你妄想褚会关照你的孩子?亲爱的,他又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了,你怎么会这么天真?”

 

欣欣意识到自己从现在开始走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她还需要时间去消化这个世界的全新规则和生存法则。但眼前,她需要先保住自己的狗命。“我真的是身体不舒服。我……从来没关注过褚先生的感情状况,还是你告诉我他们两个约会的事……”这是真话,真话说出来特别令人激动,眼泪跟着就扑簌簌滚下来,“我还小,不懂你们大人的事。我只知道努力训练努力比赛……褚先生和你们的事,我真的不懂……”她彻底哭了,捂着脸伤心欲绝。自己也不知道是装给对方看的,还是心里真的那么伤心欲绝。

路德维希女士收起了手机,烦躁的抚着头发:“我要和褚清黎谈。他早晚都要和我谈的。”

“可以。我们确实需要好好谈一下了。”褚清黎推开另一边的小门,揽着典子出现了。

 

欣欣软倒了,扶着桌子尽量的站着。典子跑过来抱住她温柔的问:“你到底怎么了?”那一瞬间的温暖,欣欣觉得就是她真的有了褚清黎的孩子,典子都会祝福她一样。她不知道被一位真正的公主抱住应该怎么回应,只能忙忙的整理自己,回答:“我应该是比赛太累了,昨晚……又一直担心比赛,没睡好。”她瞄了褚清黎一眼,暗自吞下一大口怨气。

典子柔柔的笑了,对她说:“累了就好好休息吧。清桑今天一直跟我夸你呢,说你是他最好的学生。虽然不能骄傲的对着全世界这么说,但他却对着我说了。”

啊!欣欣自己曾经也是这样笑起来阳光灿烂没心没肺的女孩吧?真幸福,像“公主”这种职业,生来就什么都不用担心,还可以替别人挡风遮雨。别人是做对了可以少奋斗20年,她是完全不用奋斗啊。欣欣瞧着她完全不沾人间烟火气的脸,想,难怪褚清黎喜欢她,换了是我,也喜欢。

 

褚清黎和路德维希女士郑重的握了手:“对不起,之前一直没有正式和您面谈。”原来是你啊!他心里其实是这么想的。这人其实没什么弱点,有着日耳曼人特有的严谨和犹太人特别的精明,很难打动。他也不知道欣欣是靠什么说服她做了这么重大的决定。他只能想自己的办法。

“女士,我知道您一直都是热爱花滑的对吧?如果和您探讨花滑的历史那一定是件很愉快的事吧?”他看似漫无目的的聊着,观察着。女士点点头,随意的回应。于是他继续下去,“一百多年以来,花滑这项运动出过多少种新鲜的动作?其中有多少种是在头50年里出现并固定下来的?您恐怕比我研究的还要透彻吧?您爱它,我看得出来。我们如今不断追求打破的世界纪录,无非是在前人创造的动作基础上更多的去接近人类能达到的身体极限。三周、四周、甚至五周,又怎样?为什么跳跃只剩下了现存的六种?简直就像一部生物进化史,我们经历过寒武纪的生命形态大爆发,却一代代丢弃我们的基因,逐渐趋同,为的是不断适应生存的需求。而我却像个进化中的异类,一颗突变了的细胞,不遗余力的在比赛中加入没有分值的动作,hydrobladingBiellmann,下腰鲍步、跳跃衔接……徒然为自己增加不必要的风险和难度,又是为了什么?我能够一直站在舞台的中心使观众疯狂,不是因为我的技巧真的举世无双,只是我认真的把这项运动当做艺术来尊重。就像当年,如果没有前辈Petkevich,可以打破陈规把运动服穿上赛场,那甚至没有今天的花滑格局。我们可能还在像体操一样在冰面上画着规定图形,跳着一个接一个的动作。女士,我想您热爱的应该不是那样的东西,毕竟我们已经向着另一个方向在进化。可是这些年,您又看到了多少更丰富的节目内容呢?我知道您的欣赏口味相当高端,同样观众也希望运动员能展示更多可能性。但规则要求我们去追求的,仅仅是更高的分值。那些对‘分值’没有帮助的细枝末节都砍掉吧!这到底是运动员的过失还是规则的过失?

这个世界不是一直在进步,只是囿于规则体系下不断自我切削适应后的迂腐、衰败。假如花滑也是一种生物,女士,我敢肯定,一场突如其来的冰川期,或者一颗陨石,就足够毁掉我们。您既然热爱这项事业,又在盛年,为什么要和那些老头子一样每天把什么旧世界的秩序挂在嘴边?尤其您作为女性,就没想过要为女性的花滑世界打破更多陈规,留下自己的历史足迹吗?同样的,典子也很热爱花滑,她也知道女性想做一点推动性的工作是多么的不容易,尤其是她还这么年轻。但她同样希望在这个领域为女性力量的崛起做好充足的准备,为您这样的开疆拓土的人物帮上一点点忙。

我自知对于创造本身没有才能,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前人的基础上进行的改良和再创作。但我的学生不同,古韵飞是个相当有灵性的女孩,未来她必然会统治冰场,无论我、或者典子是否站在她身后。但她能走多远?能不能在历史上留下属于她自己的一笔,其实还是要看您对花滑的理解了。

这次采访,每个人都在问我的退役计划。还没和你们这些大人物一个一个谈过,我怎么可能考虑什么退役计划?当然我不能再挡着年轻人追求梦想的脚步,但反过来,如果我得不到你们的支持,我随便退役做个教练也会十分不安的。

路德维希女士瞧了一眼典子,你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支持。

“不不!支持是相互的,从来不是对抗。我希望的是大家可以共同推动一个项目的变革,而不仅仅是我个人的事业。我是希望能在这件事上和您达成共识。否则的话,我个人其实真的会感到毫无价值可言,退役,商演,做教练……这些事每个运动员都在做,为什么我还有再做一遍?难道要像每一个日本人一样,您知道,每天无非就是招呼几个知近的朋友喝醉了酒聊天,胡说八道。当然我不会知道欣欣和您是怎么熟识的,不过一旦我选择不和您合作,也自然退出了联盟所需要尽的一切义务,后续怎么发展,其实我还没有和其他人谈过,现在真的什么都说不好。”

 

路德维希女士深深的吸进一口冷气,果然,褚清黎名不虚传。但她也认真的听进去了这番话。她继承家业,周旋半生,难道没想过以自己的名义立一份事业?诚然,她有自己命名的基金会、公司、学校……但那都是辐射于母公司之下的附庸,除了用来保障她的生活之外,与她本人毫无干系。所以她其实对褚清黎的威胁并不当真,但对那份美好的图景实在是太心动了。回头看看典子,20岁上下的年纪,柔柔弱弱的皇室小花朵,一脸未经风浪的养在深闺不识人,除了带来背后大笔金光璀璨的资金和影响力之外,能翻出什么花样?这笔买卖,她不亏的。更何况……她是真的很喜欢欣欣……

 

典子扶欣欣坐在椅子上,一脸骄傲仰慕的瞧着褚清黎。褚清黎也看着她,温柔的点头笑。这次的三冠王真的惊险,虽然他和典子早就秘密交往了几个月,但原本的计划是在他夺冠后回日本庆功时再借适当的时机正式宣布交往,给外界一个浪漫美好的公主王子梦。但欣欣的强行拦截打击,让褚清黎措手不及,思来想去,唯有提早公开宣布皇室对他的支持。先拦截名人系,拼下这一城再说。

典子是个性格内敛的姑娘,他花了好大功夫才说服她在几亿观众面前公开示爱,并且当晚就特意把这个消息提前放了出去。欣欣无意之中一个调侃,“是哭湿的吗?”其实正戳了他的软肋。

他当晚对欣欣可能确实过分暴躁了点,但这样居然都没打掉她的精神力,还是被她稳稳的拼下了冠军。毫无疑问,汉娜就是被她的心理暗示压垮的。而小樱,则恰好相反,在重重压力之下,她选择了最激进的方案,精神虽然没倒,但身体却根本无法承受。这场心理战打的太漂亮了!尤其是最后的决战,她竟有余力计算出自己根本无需冒险上四周跳,虽然最终自由滑的成绩不如小樱,但总分足够拿到金牌了。这份冷静,尤其是在与他对峙(或者堪称被他骚扰后)仅仅一晚,便抖擞起精神,重新投入纯粹的竞技游戏中,冷酷到可怕,无情到极致却……动了人。

在花滑的世界里,如果两名选手实力贴近,那裁判可以轻松的开启金手指,任点冠亚军,但如果你的实力足够强,强到无可指摘,强到裁判也无力开启金手指,那天下都是你一个人的天下。他就是这样一路走来,现在他发现,欣欣竟然也在走上他的道路。所以赛后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待了有10几分钟。兴许是比赛的兴奋还没散去,他在房间里不停的踱步、轻跳、小声嘀咕,以一秒当十年,快速盘算推演着接下来的棋局变化。他发现自己的眼前总也挥不去欣欣的影子,在他的棋局中,无论如何推演,欣欣总占着一席之地。尤其是,她正走向未来,而自己却必须隐入幕后,在对观众的掌控权上,未来至少有很大的比例是属于台前的,是属于这个女孩的。这令他如芒在背,不可轻慢。最终当他走出房间,走向记者会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彻底的想通想透,一身轻松,就如媒体预测的那样,“这个女孩,起码还能红两年呢。”

 

和路德维希女士结盟,等于和欣欣和解,他此刻不想树敌。他看欣欣也未必想。合作才能共赢,这话也是说给欣欣听的。

恰好,这同样也是欣欣期待中的结果。她才刚刚闯入这个世界,还那么弱小,什么都不懂。

女士与褚清黎再次郑重的握了手。褚清黎友好但郑重的提醒她所有录像拷贝请如数交出。女士愉快的答应了,这种东西,交跟没交,其实双方心里都有数。

瞧着脸色依然苍白的欣欣,路德维希也挺心疼,反过来嘱咐褚清黎:“你们好好照顾她吧。她看起来确实不舒服。”

典子站起来:“我不能回去太晚,现在外面肯定有好多记者看我的笑话呢。”她抿着嘴笑,“清桑,你照顾她回去吧。我得赶紧走了。”典子现在是众矢之的,她在褚清黎的酒店停留的越久,留给媒体的料就越足。现在晚宴将散未散,不能再拖了。

女士也点头,她其实更明白豪门婚姻的不易,过来和典子并肩走在一起:“我送你出去吧。”相比而言,褚清黎和欣欣一起做什么,他们才不会关心。

路德维希女士走过褚清黎的身边时,褚清黎始终没忍住,悄悄吐出一句:“你还是小瞧我了。”女士一怔,拍了拍他肩膀,追上典子走了。

 

这样,才是一场完美的交易呢。

褚清黎过来,蹲下细瞧欣欣,看她一直用手顶着胃部,强忍着不适。“你怎么样?还能适应么?”

“适应……什么?”欣欣咬着牙问。

褚清黎露出他的招牌甜笑:“这个恶心的世界呀!”

 

全部留言

请登录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留言()
  • 作品:新星
  • 状态:完结
  • 类型:原创-小说
  • tag:
  • 发布时间:2018-09-24 07:31:56
  • 作者有话说:

    一,世界之大,脑洞有限,请勿对号入座,不喜绕道;
    二,男女主都不是什么善类,喜欢热血少年体育漫的勿喷绕道;
    三,不知道写到哪一天,可能会突然断掉……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