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四 成人组的角逐开始了

Synopsis

每一项运动的背后,都隐藏着长串的故事。 运动员的脸上写着的是永不服输的精神,身上刻着的是积年的伤痕。如果没有“成为天下第一”的斗志,是无法成为运动员的。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经历过什么? 被追捧?被威胁? 他们仰望过繁星吗? 当肾上腺素令他们目中无人的时候,他们会认为自己是神吗? 当激情消退后,他们会躲进无人的角落默默舔舐伤口吗?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带着面具,唯有比赛拼到最关键的时刻,运动员的眼神无法说谎——他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的人。他正用生命全力搏斗,所以,那一刻,也请不要打扰他们。

四 成人组的角逐开始了

 

欣欣成人组的第一支长节目,既是奠定她风格的重要一役,又是关系她未来成长空间的一曲。目前欣欣在青年组滑过的曲目都偏童话,激起观众无限爱怜。虽说舆论造出去,“青少年就该有青少年的样子”,但这种风格显然不再适用于成人组了。

他自己的风格已经完全确立了,短节目的深度、长节目的华丽,千变万化离不开“爱国”两个字。他推销的是“祖国至上”概念,甚至不论是否日本本国——这也为他固化了很多世界各地的热血粉丝。可欣欣刚刚萌芽的“精灵风”还是否需要更多其他元素的辅佐加持?还是更加直观明了一些更好?他坐在加拿大的公寓里,对着电脑敲击着桌面,一时下不了决心。

 

突然,一张小巧精致的脸塞满了他的电脑屏幕,吓的他不由得后仰。欣欣气鼓鼓的扳着那边的电脑屏幕,嘟着嘴质问:“你们在干嘛?”

褚清黎笑:“开会。”

欣欣气:“开会不叫我?”

“大人开会,你去练器械去。”

“傅老师,你们是不是在说我的新曲子?”欣欣岔开话题。

傅老师点头,但跟着说:“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

他们的电话会议显然需要迁就双方的时差,现在是中国的晚上8点半,正是加拿大的早上8点半。对一向不大早起的褚清黎来说,真是相当难得的会议精神了。

欣欣不管几点,褚清黎回去加拿大之后,她始终心里堵了根刺,不亲手拔掉感觉早晚会被扎死。中考结束后,她的新节目终于提上了日程。她知道褚清黎一定惦记着这件事,也一定会和傅老师商量选曲。于是她开始黏着傅老师,观察她,跟踪她,直等到这次电话会议。

她在门外偷听了好一会儿,期间还按死了几次妈妈的电话,短信告诉她自己晚上和傅老师吃饭,不信就让她和傅老师去确认好了。她记得呢,傅老师还惦记着刘指导的八卦,她不会那么快出卖她的,何况她又没跑去酒吧夜店胡闹。

 

短节目的曲目定了,她没什么意见。这首歌她也听过,同学们都在听。日常在学校课间,大家甚至还会跟着节拍爆high两段街舞。欣欣很想试试,在冰上街舞的感觉。可是长节目他们陷入了长久的停顿。

“欣欣最近在乐团练什么节目?”

“毕业演出:赛马、将军令、金蛇狂舞、青花瓷、千本樱……”

褚清黎的眼珠差点瞪出来:“他们不是中国民乐演出吗?”

“还不许人家兼容并包开拓创新了?很好听的,有空你听听欣欣弹的。”

褚清黎敲着桌面,又再陷入了思考。就在这时,欣欣冲了进来。

她在门外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准备,很长很长时间,直到听见了“樱”。上个赛季小樱第二,跟着这几个月都没消停过,透过不同媒体对她喊话,无非就是:没技术、P分太水、暗箱操作、人心机又婊,不知背后做了什么……咱们成人组再见……这些事,褚清黎一概不让她烦心,他自有团队去反击。小樱的黑历史一样样被挖出,陪财阀酒席、送日本国内裁判红包,自己做这些才会臆测别人也同样……当然,网上的舆论也跟的很紧,名人派传统的错刃、偷周持续被挂热点全网羞辱。对比技术,褚清黎一派从来都是绝对的强势压制,多年来和他相熟的几国硬核流解说,也专门开辟栏目针对未来女单技术走势展开分析和预测,截图、慢动作视频,一帧一帧吊打小樱的技术不规范。

小樱怎么可能坐以待毙?能抹平的都抹了,日本冰协那边早就亲身过去跪了几回。好在会长是自己人,无非训斥一顿,帮着她抹平而已。对外口径也好统一,都是谣传,没有的事。唯有几段酒店视频,高清无码,收声洪亮,对方不是财阀就是财阀的继承人,还被神秘的网络放出者贴心的打了脸部和声音码。小樱就这样被孤零零扔进了网络暴民之海。

怎么抹?小樱的镜头格外清晰,甜美可人儿一个写满欲望的少女。欣欣也看过,掰着手指算了算,那时的欲望少女才15岁。她确认了是小樱,吓得立刻关了网页——她对这种事还在好奇阶段,并不会害怕,她害怕的是褚清黎。小樱是一颗弃子,但也曾经是他最爱的一颗棋子,一旦弃用,他的雷霆手段竟可怕至斯。15岁的女孩他都可以毫不留情的从根子上撕碎她,不留一点转圜的余地。

 

所以她在门外等了很久很久,想到几个月前自己竟不知天高地厚的和他对面顶撞,还试图收服这个大魔王只为自己所用,顿时想死的心都有。可她不得不面对,未来还有太多的比赛要打,她还没有被放弃,她想要的,只有一块又一块的金牌。所以她只能推门直面她的造物主,为她自己争取哪怕一点点的主动。

你们讨论我的节目,居然不叫我?”她到底还是把质问隐匿在撒娇的口气里。

“回家睡觉去!”褚清黎的发言不容置疑。

“我要跳千本樱。”挑衅,但有充足的理由:“我的毕业曲目啊!很有看点是不是?”

褚清黎直接叱责了回去:“别捣乱,回家!”

欣欣咬着嘴唇,告诉自己直直的盯住屏幕里褚清黎的眼睛,一秒钟都不能退缩。

褚清黎突然弹了下桌面,定了调:“罗密欧与朱丽叶。”

欣欣的心尖上仿佛被细棉线弹中,叮的一霎,呼吸停顿。

但罗朱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选曲。罗朱、波莱罗、歌剧魅影,堪称花滑界雷打不动三大俗,褚清黎自己就滑过其中两个。至今日本国内大赛宣传片年年都是波莱罗配乐(欣欣曾开玩笑说过,简直怀疑褚清黎从不选这曲子跟此事有关)。“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不是?”欣欣对自己说。但她还是表示了拒绝:“我才14岁!”

“朱丽叶13岁。”温柔而坚定。

“你跳罗朱的时候16岁了!”

“我当年可什么都不懂。”他脸上似笑非笑,偏着头,斜着眼,但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暴击!简直是暴击!他当然早看穿了一切,他大她整整12岁,在泥潭般的体育界摸爬滚打了20多年,站到了世界的巅峰,有什么小动作是一个小女孩做出来他能看不穿的?就好像监考老师面对着作弊的学生,只有抓与不抓,可从没有发现不了的情况。

她试图挽回,快速思考了一下,“不要罗朱,我跳梁山伯与祝英台吧!”

褚清黎对这两个名字略有些陌生,他顺手在网上搜了一下,点头对欣欣的艺术修养表示认可:“挺不错的故事,也有前辈滑过。下个奥运用它吧。这次上罗朱。”

她敏锐的捕捉到了其中的信号:“那么这个奥运用罗朱?”

“这个赛季。”

“要么这个奥运用罗朱,要么整个赛季听我的。”她要的是主动权,不是选曲权。

他笑了,点头:“用罗朱。”

 

8月的尾巴,赛季开始前,花滑圈开始热闹起来了。

第一件新闻:将满15岁的古韵飞以积分第一的身份升入成人组,并宣布参加奥运选拔赛。

 

第二件新闻:26岁的老将,世界级名将褚清黎宣布(象征性的)参加奥运会选拔赛,并于明年第三次为日本出征奥运,但明确宣布“因身体原因”无法同时参与团体赛,希望日本选手可以发挥自己的力量赢取最好的结果,他会一直为自己的队友加油。日本冰协表示理解,会长九堂慧子专程去神社为褚清黎祈求好运。

 

第三件新闻:山下樱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媒体和粉丝公开道歉,同时谴责那些网络暴力的施暴者。强调自己当时已经满16岁了,“是已经可以正常交往男友的年纪了”,作为运动员,从来没想过把自己的私事公开向公众交代,毕竟自己只是凭借着兴趣随意决定了男友的人选,这是自己的不成熟之处,未来的自己在走入成人组的舞台后,也将对此深刻反省。

财阀?继承人?只是凑巧而已。因为忙于训练,自己也实在没有更多的途径去接触更广泛的社交环境,但少女遇到爱情的心是无法阻止的。她坚信每个16岁的日本少年,或者曾经经历过16岁的人,认真回忆下自己的青春,是否还记得自己曾经的那份青春美好?是否都在心底最深处保留了一个位置,给青春最好的那段岁月?而自己并不想多年之后回望青春,留下的只有遗憾、遗憾、和遗憾。因为自己是一个只会向前冲的运动员,做事可能太过热血,无论开始恋爱也好,不高兴了分手也好,对自己、对对方都肯定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每一次,当清晨的阳光照耀进窗口,舔舐过伤口后依然要做一个元气满满的少女呀!即使被一段爱情打败,也要勇敢的向着另一段爱情出发不是吗?这才是山下樱本来的样子呀!

相反,网上的施暴者们不但不理解她的恋爱,体谅她失恋的心情,反而将她每一段感情都曝光出来嘲笑辱骂,让她又想起和前男友们那些美好或者不美好的点点滴滴。为此,她辗转反侧了好久,痛哭了好几晚,甚至想过和其中某个男友复合,因为他实在没什么缺点。但舆论的暴力就在于,他们并不关心你的真实境况,他们只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

尤其在日本这个社会,对于女性格外的苛刻,她想不出如果一个男性运动员交往了多个女友后是不是也要遭遇她这样的待遇?还是可以继续高歌猛进备受追捧的作为日本代表去参赛?她想做那个打破性别歧视天花板的人,或者在现代人看来确实惊世骇俗,但她相信在历史的长河中,她也不过就是一个追求着美好生活的普普通通17岁少女而已。

最后,她顺便感谢了保护她前男友们“隐私权的视频上传者。当她致电每一个前男友,为给他们带来麻烦向他们道歉时,都因为对方并未受到真正的波及,而轻易获得了原谅。这是本次事件中,大概唯一令人欣慰的了。

 

欣欣看完了全场发布会视频,回头,发现褚清黎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她身后。

本次桃色事件的始作俑者脸上居然写满了骄傲,一副“怎么样?不愧是我首席大弟子!”的赖皮模样,抬着下巴问欣欣:“确定能打败她吗?”

欣欣一笑,阳光灿烂:“她有日本冰协,我有你呀!”

 

和青少组不同,成人组的比赛往往要晚一些。她足够参加开学典礼,甚至来得及认全高中的新同学。其后,就匆匆道别,踏上了前往林茨的旅程。

她已经习惯了每年到处奔波比赛,倒时差对少年人来说完全不在话下,不过是又一个通宵疯high而已。林茨区区6小时的时差对她而言简直不够几个姑娘爆磕一顿八卦。

中国这次派出的军团,只有她是自主训练,自己报名参赛的。平时没机会和国家队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们一起交流感情,每到赛季正好小别胜新婚,大家一头便扑在一起,叽叽喳喳在飞机上聊了一路。带队领导们躲在商务舱里,蒙头大睡,烦死了这群精力旺盛的小鬼头。

 

欣欣是第一次参加成人组的合宿,一切都那么新奇有趣。分配房间时,她发现即使贵为两届奥运冠军的褚清黎,也一样被分配了双人间。跟他同住的是他日本队的后辈,名人系的长谷川刚。

这简直是故意在制造事端!

不过褚清黎轻描淡写的接下来了,他欢快的揉着长谷川一头浓密的头毛,上蹿下跳的表示:“好开心!今夜不要睡了,大家一起high!”

长谷川一脸万分为难,又不太能说得出什么。

冰舞的那一伙明显比花滑还要能闹腾,兴许是更多追求艺术性,他们那一伙里的“艺术家”比例明显比更多追求“技术含量”的花滑队员们要高的多。美加的华裔花滑选手大多沉默内敛,一副五四青年好干部气息。反而是几个日裔和欧洲选手闹做一团,从吃“食堂”开始,到回“宿舍”之后,没有一刻安宁。这让欣欣对“大人”的世界一下子感觉亲切友好起来,以她的秉性,瞬间便融合了进去。

 

赛前训练,其实大家都紧绷着弦,面上的欢快多半也是在给对手制造压力。褚清黎当晚果然拉着长谷川出去high了一夜,男男女女10几人去KTV庆祝吴森的生日。同时去的还有美国队的汉娜和辛普森。其他都是一些排名上不去第一军团的欢乐享受型运动员。小樱是一定要跟去的,欣欣也跃跃欲试。褚清黎一眼把她瞪回去,话都不用说。

 

KTV里的气氛,对这些20岁左右的青年人来说,恰恰好的浓郁。生日蛋糕上的蜡烛闪烁着莫名懵懂的光,伴着一首首或高昂或甜腻的MV,青春的肉体在电视里不断闪现。

长谷川一向不善交际,独自缩在角落里喝啤酒。汉娜凑过来,举杯问他:“嗨~你怎么不去唱歌?”长谷川略显尴尬,讪笑着不知怎么回答。汉娜便索性坐在他身边,贴着他细细的聊天。正在热唱的一对冰舞选手互相递着眼神,开始故意的把歌唱得夸张暧昧起来。

 

小樱也喝了不少,她一头歪在褚清黎的肩膀上低语:“前辈,你都好久没跟我说过话了吧?”

褚清黎轻轻拨开她头,自己朝另一边坐过去一些。“你怎么样?明天下午就比赛了,你这样还能不能上场了?”他自己坚持从不在公开场合喝酒,所以精神力一直高度集中,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小樱调整了下姿势,又凑上来,嘴快贴上他脸,腻声问:“前辈躲着我干嘛?你又不是没经验……”

褚清黎脸色一变,起身要走,被小樱一把抓过来,贴身就吻。不出所料,闪光灯跟着四下里疯狂亮起来。口哨声唿哨震耳,小樱顺势就往他身上骑。褚清黎被闷在沙发座位里无处借力,一时竟没推开她。

突然汉娜冲上来,一把抓起小樱的头发就往后拽——只要这一点点的喘息之机就好,褚清黎泥鳅一样滑出沙发,脱出了小樱的掌控,顺手抢过乌兹别克斯坦队厄里亚的手机,见他果然是在发推。

 

别玩太大了,哥们儿!褚清黎语含威胁。

这屋里大半跟他相好,不会认真传这种无谓的绯闻。只有几个他拿不准的,比如眼前这个愣头青。 汉娜上来劝:小樱喝多了,她一个女孩子自己做什么都不知道。你发了推,她怎么办?清黎单身贵族无所谓,小樱连喝酒的年纪还没到呢,你不是要害死她?又挨个去查每个人的手机:都拿出来我瞧瞧!别藏着掖着的。”

小樱倒在沙发里,斜睨汉娜:“怎么了?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呢?”

汉娜不理她,继续收缴着手机照片:“你们今晚谁都别再靠近小樱!喝多了的人,谁知道会做出什么来?出了这个门,都是狗仔在围堵。到时候她又扑上谁,亲了谁,你们可别又说自己之前没注意到她喝多了想不到有这种事。”

 

这一屋子的花滑明星加起来,身上的广告代言逾数亿美金,个个爱惜羽毛的很。听了汉娜的话,纷纷给褚清黎亮出手机以示清白:“我已经删了!”“我可没拍过!”或者把汉娜和几个女孩子往前推:“你们赶紧带她回去睡觉吧!咱们也就散了吧?”

褚清黎笑眯眯安抚大家:“没事没事,大家玩嘛,都知道是玩嘛!”

小樱眼看褚清黎转瞬翻了盘,也不醉了也不闹了,跳起来左手搭着汉娜的肩膀:“姐姐,我好的很,你不用送我,我跟他们回去就行。别耽误你们继续玩。”说着故意右手搭过褚清黎的肩膀,左边看看再右边看看。

褚清黎去年世锦赛上和汉娜公开的互动很多,但赛后几乎没有任何后续传出来。类似的故事近几年发生在一代又一代女单名将身上,所以几乎没人当真。眼看小樱把话题引到这里来,显然是故意指控汉娜在横刀夺爱了。这种事,大家管不起,一哄而散了。

 

第二天一早的网络上,同时浮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论调,“世锦赛亚军与世青赛亚军为花滑王子大打出手!”以及“汉娜遭受情伤,疑移情多金贵公子”,均附配图,证据详实,来源不明,画面模糊。

当天下午就是短节目大战,这场花边新闻的场外大战瞬间点燃了全世界的观战热情。场外热身的网上直播直接冲上了史上最高点。

赛前褚清黎召开了记者会,一则对接下来要进行的比赛进行了简短的说明,再次表明了自己“虽然已经是第三次参加奥运会,但依然没想过将金牌拱手让人”的决心,接下来的半年都会一直努力比赛努力训练迎接奥运会的到来。二则轻描淡写的澄清了昨晚的绯闻事件,申明昨晚只是一场生日party,在场共十几位朋友们小聚,甚至连狂欢都算不上。照片只是角度问题,至少他并没有看到发生过什么不愉快,也没听说女选手之间有过什么恩怨纠纷。其他的事,是他们私人的事情,他没有关注过,但希望大家可以把精力集中到接下来马上要举行的比赛上来。

 

林茨的热身场地是男女混区的,更衣室另外在楼上。按照抽签顺序,距离褚清黎出场,时间还有1个多小时。女子比赛正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汉娜快要上场了。

 

过去的比赛,褚清黎通常会提早很多时间入场准备,但这一次他特意避开了汉娜和小樱。记者会后,他在更衣室里闷了一会儿,听到汉娜快要上场的报幕声才慢慢的走下来。他走进热身场地,与汉娜擦肩而过的1分钟内,直播数据瞬间出现了一个惊人的高点。

这时的热身场地里,只剩下刚来的男子运动员和小樱、欣欣两个女孩子了。

欣欣昨晚没去K歌,简直太幸运了。中国队没有一个人搅合到这件事当中来,一大早事情出来之后,总教练关起门来立刻就把大家猛一顿表扬。当然了,希望大家以此为鉴,戒骄戒躁,千万世锦赛期间,尤其是奥运年,小心谨慎,千万千万。

欣欣呢,她隐隐能想到这件事的背后不简单,但以她能掌握的信息和她的小脑袋瓜,是想不出什么来的。所以她现在摊开她的高中物理卷子,趴在角落里,将自己埋首书堆,全力集中在自己的小宇宙里。

褚清黎面无表情的打了招呼,自顾开了自己的箱子,铺起瑜伽垫。

汉娜就快上场了,小樱也差不多应该过去候场了,不用面对她多久。他是这么以为的。

但小樱怎么可能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她捻着圈就凑了上来:“前辈?”

还没等褚清黎反应,身背后欣欣突然阴森森的飘过来:“姐姐,姐姐,我题不会做,你帮我看看行不?”

小樱登时黑了脸:“我要上场了,你自己看吧。”扭身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不顾而去。

 

褚清黎噗嗤笑出来:“我帮你看看?”他在公开场合基本都是讲英语和日语,他知道欣欣英语交流还是没问题的。

欣欣还是一副灰扑扑的死相:“我做不出来,卡死了。”突然抱头大叫:“我要上场了啊啊啊啊啊!可是我做不出来啊啊啊啊啊!”

屋里还有两个刚进门准备热身的运动员,都是排名20名左右的“垫场常客”。他们习惯了最早来热身,最早上场,经常和女运动员混区热身,听女孩子闲磕八卦……但从没见过像这个刚升组的小姑娘这样,做题当热身,还发疯打扰其他运动员的情况。

褚清黎趴在她刚刚趴的地方,翻看着卷子,中文里的物理名词对他来说有些还好,有些比较陌生,不过公式是看得懂的。他怎么说也是名校理科研究生,这点高中物理难不倒他。随手写了两种解法,爬起来递到发疯的欣欣面前。

欣欣其实是正在用高速思考来将自己调整向极度兴奋的状态中,突然两种解法怼到面前,一时兴奋异常,“嗷嗷”的狂叫起来。褚清黎不好当众阻止她,只能塞上耳机自己躲去一边。另外两位一面活动着身体,对这个新晋小妹妹已经有点感兴趣了。

 

调度人员过来告知欣欣准备候场。欣欣正在物我两忘状态,完全不理会周围情况,直接应了,回身一脚踢开自己的行李箱,里面是叠得整整齐齐的比赛演出服,她看也没看,直接拉开了自己的运动衣拉链……

直播摄像机敏锐的拉了近景上去。

两位做拉伸的运动员差一点闪了腰,动作明显慢了下来。褚清黎一个踉跄,上去拿自己的外套盖住了摄像机镜头。他管不到这个动作令得网络前登时起了大片的哀嚎和嘘声。虽然也有不少观众点赞他“正直”,叱责负责直播的人没有道德感,但“敬业的道德”与“人性的道德”在专业工作的过程中到底应该选择哪一个?单是这件事,就足够他们吵到比赛结束了。

回头看看两个兀自流连在原地的大男孩,再想轰出门显然也来不及了。褚清黎尽量保持着礼貌,笑着揽过两人的肩膀,令他们转过身,头也掰着脸按过来不要朝着镜子瞧了!至少能保持基本的仪态好吗?

直到听见门“砰”的一响,是欣欣拉着箱子出去了,他们三个才一起出了口长气。褚清黎拍拍两个人的肩膀,示意“你们做的很好!”放松下来,开始自己的热身去了。

 

欣欣来到场上的时候,正好汉娜在跳。少女的祈祷。正合汉娜一路走来的形象:温和、稳重,又不失青春活力。看着她,简直就是现世美好的代名词,让人忍不住想去拥抱她,就像拥抱你邻居家那个金发小妹,她会还以最温暖、最热情的拥抱。因为身体条件原因,她无法做很多女选手的柔韧动作,但她的爆发力、她动作的干净、精准,甚至连她脸上的雀斑都在诠释着她是如此明亮而强大。更何况,她是美国选手,近年来少见积分冲入前三的本土美国选手。就在电视和网络前,正有无数观众在支持着她。

汉娜谢幕的时候,小樱回头,朝欣欣一笑:“不好意思,你还小。要打败她的人,只有我了。”

小樱带着无比的自信上场了。尽管人们依然沉浸在汉娜温暖明亮的笑容里,小樱还是爽朗的用一个三周跳热身迅速拉回了人们的视线。“她真棒!”欣欣也不得不佩服。

汉娜的分数打出来,险些破了纪录。

小樱梗着脖子,定下了身体,属于她的时间开始了。曲子太熟悉了,波莱罗。欣欣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这个曲子选的太棒了!小樱要转型,性感而不失天真,甚至,她竟要野心勃勃的代表全日本的花滑!可同时,“俗气”的波莱罗没有任何突兀感,更像是“没有心机的可爱小樱勇往直前的选择”。

真不愧是褚清黎的首席大弟子!

欣欣看着她跳,活泼、妩媚、性感、天真,一样不少。心想:自己要是个西班牙酒馆里的男人,大概也会奋不顾身的扑上去,为她舞蹈至死吧?

 

小樱赢了,赢了0.45分。

终于轮到欣欣出场。

此刻大约全世界的解说都注意到了一件事:在女子四周跳时代来临后,还是第一次出现最后一组最后三名选手上场时,竟有两名无失误完成比赛!而最后上场的古韵飞,恰恰是以全clean记录著称于世!

这个记录,在面对前两位如此强大的选手重压之下,会不会在她成人组里第一战功亏一篑?

有人已经开始翻出她两年前进青年组的第一战,唯一摔倒(但并未计入成绩的)赛事,红色的冰场,坚毅的少女,但依然选择了退赛。这让今天最后一个出场的古韵飞裹起了层层神秘的轻纱,需要她自己一个跳跃接着一个跳跃的去掀开。

 

音乐响起,是街舞。利落的节拍、干净的动作,瞬间点燃全场的激情,每一拍都砸在观众的心坎上,是力度的收放自如,是对速度的流畅掌控。忽然,混进了遥远纯净的女声,倏忽间如清泉涌动,带着欣欣的旋转,流淌进每个观众的心头。欣欣的旋转本来就是强项,这时候更是百转千回,变化万端。

站起来,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能停歇,一秒钟都不可以。这首曲子流动极快,根本没有喘息之机,就连她的呼吸,甚至都在事先编排之内。一切,都要看上去举重若轻,即使她已接近极限。

4T,她终于还是跳出了一个4T。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中跳出的四周跳,并且稳稳的站住了!

掌声雷动!

淹没了音乐声。

她的意念里,还有音乐在流淌。幸好。

足够她收尾,站定。

她赢了。

分数还没打出来,但是她知道,她一定是赢了。

从她看到褚清黎怼在她脸上答案的那一瞬间她就知道了,只要她站住,她就赢了。

其实答案早已写就,只是她想赢的更漂亮一点,不但赢取分数,更要赢得人心。这,是她的倔强。

 

等待分数的时候,前三名的等分区简直够开一部表情包大戏。小樱与汉娜这一对“塑料姐妹花”上演着各种亲热戏码,把第三名同为美国队的选手反而淡在一边。和镜头前的欣欣也是挥手飞吻,热乎的好似亲姐妹。

分数出来了,破了纪录!

古韵飞第一次成人之旅,破了女子花滑短节目的纪录!

她有点诧异,又有点意料之中,忽然一股悲伤遏制不住的自胸中直涌上来,她开始放声痛哭。

全部留言

请登录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留言()
  • 作品:新星
  • 状态:完结
  • 类型:原创-小说
  • tag:
  • 发布时间:2018-09-24 07:30:41
  • 作者有话说:

    一,世界之大,脑洞有限,请勿对号入座,不喜绕道;
    二,男女主都不是什么善类,喜欢热血少年体育漫的勿喷绕道;
    三,不知道写到哪一天,可能会突然断掉……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