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末日人生 09

Synopsis

虽然前期降温冻死了不少猪牛羊,但都没通过检疫肯定也就没能流入市场

9.

因为挣了钱,王叔现在满面红光。腰板挺直,说话高声大气的,李楠已经认不出那个被小柜员训的跟孙子一样的拘谨大叔了。

李楠看他很有条理的跟每个主顾打照顾,跟每个员工点头问好,处理掉员工的问题,一路过来,看到李爸,也是很热诚的招呼,但是跟李楠初见他是肯定不一样了。他现在是把她当晚辈看。

李楠马上就决定不在他这儿做会计了。

她偷偷拉了一下李爸,叫他别说话,自己上去说:王叔,我找小王商量个事儿……”她就直接说自己想借医务室开私人诊所,找小王就是为了跟物业公司谈借场地的事情。现在施工队是把物业中心当宿舍了没错,但产权还在开发商手里,使用权归物业,她跟小王借场地,王叔起码不能反对。果然王叔听李楠提这个有点尴尬,李楠装没看见。

这尴尬也是一闪而过,王叔马上叫人把小王叫上来,然后招呼李爸别处坐。李楠就跟小王仔细的讲了自己的计划:在社区医务室这里挂个牌,暂时面向附近几个社区提供医疗服务。她还很灵活的说可以给施工队员工提供免费医疗。小王有点纠结。他先说自己做不了主,当李楠表示要直接打电话找物业公司负责人的时候他又表示可以试试,然后说挂牌太显眼了,之前业委会已经因为食堂的事跟他闹过,李楠表示没牌自己怎么做生意?

商量来商量去,小王同意在办公室贴一张医务室的介绍,还答应施工队出去干活的时候跟每个业主说一声。 李楠进一步争取说可以在楼道里面贴上引导标,引导告知大家医务室怎么走,也算是一个隐形广告。

只有施工队免费医疗的事情得到小王的大力赞同。李楠再接再厉的表示也可以给小张和小李子他们提供,小王直接说:“李姐,你少收点挂号费就行了。李楠道:没事,他们才几个人?我还得求他们给打广告呢。小王不说话了。

李楠知道以后招工的时候他们肯定要作为一个福利措施大力宣讲,就机智地没提场地租赁费,小王也好像忘了这个事似的,大家哈哈一笑,就一起去找两个老的去了。

午饭招待在食堂,王叔还奢侈的拿出一瓶五粮液来。可惜李家没人会喝酒,李楠也只敢抿一小口就脸红红的。席间王叔放的很开,一直说等李楠考上公务员一定拉王叔一把,李楠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考的不好,只谦虚说自己报的是卫生编制,就算考上也顶多做个医生或者卫生员之类的。然后小王就接着捧说吃公家饭的多么多么好,李爸马上说他们生意大火,靠自己挣的更多。一顿饭基本都在互相抬轿子,也算是宾主俱欢。

吃完饭,李楠就很有力气的动手开始整理了。她先借了把扫帚,大概清理一下医务室,然后又借了点水擦了桌子和地。 医务室原来有两张桌子,两把椅子,现在椅子没了,桌子也就剩了一个,李楠到隔壁保安宿舍那儿先找了一排食堂用的椅子放楼道,当作排队坐的地方,然后到处去找单独的椅子找不到,只好先记下来,打算看家里有没有能顶上的,不行就买新的。

然后需要挂号单。现在电脑给号肯定不行,她也不需要什么电脑。她记得有些小地方医务室直接用个倒着放的钉子用来插挂号单的,给一张插一张,这个也记下来,找王叔弄一个就行。然后挂号单怎么开呢? 那种很标准的医疗发票肯定是没了,李楠觉得找个打印店给印那种小方块的号头就行。要是没有,她可以手写。 初期估计也没啥人,李楠打算挂号看病自己一个人兼了,如果后面人多,挂号就让爸妈轮着来。关键是发票。目前肯定没办法提供发票,但是没发票就怕有人去投诉,那不是一闹一个准? 但是为这事现在就跑工商局注册一次呢,李楠又不甘心。最起码也要等笔试成绩出来才好吧。

李楠想要不先打个电话去工商局问下。她下楼看小王那边没啥人了,就借了固话,还好他这边有本黄页,她查好号码之后开始拨打,打来打去,空响铃没人接,再打114查号,也是干排队进不去,郁闷了。要不就偷个懒,自己先试试干起来算了? 李楠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得先问下,反正她觉得也不是太急。

李楠干的快,看时间还早,觉得可以再去超市一趟。现在雪停了,各方经过突击扫雪,大部分交通都恢复了,李爸说超市很多货品已经补上来,除了粮油这些改在粮店限量出售,其他副食品和工业用品都不缺。因为今天下来没想着拿拖车,李楠又懒得上楼,就直接借了个施工队做饭阿姨买菜的小车。

超市离这个小区还有点距离,平常走路要二十分钟,现在雪都铲干净了,走过去倒是不辛苦,自打开始备考,就被爸妈管得就再也没出来走过这么远了,虽然对自己这么家宝很唾弃,李楠还是挺老实,所以这回出门她有种放风的感觉,轻松程度远超昨天出去考试的时候。

道路清理的确实很好,没有积雪和结冰,不枉了之前那么辛苦的全民扫雪活动。道路两边也堆了两道高高的围墙,有的地方这里那里缺了许多口子,当然是出来铲雪化雪的居民图便宜干的。这边算是城市比较偏郊区的地方,肉眼可见的所有小饭店、小服装店首饰店什么的全都关了门,餐饮业、演出、娱乐、体育活动……可以预期的所有需要频繁出门消费的行业都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走出两个街区,人渐渐的多起来,马路上不单有不少私家车,还有好几辆电动摩托车飞驰而过,李楠佩服地望着他们。

能搞到真么多汽油开车的都是人才!

爷俩一鼓作气一直走到超市,想找个地方坐下来歇会儿,但是一楼KFC,M记什么的早都不营业了,门还都锁着,显然没地坐,李爸也不讲究,直接找了个消防箱坐下来,李楠倒不累,但一楼大部分商铺都关门了,她也不是太想逛,就跟她爸挤着坐。李爸长叹道:经济形势不好啊。李楠也有点难过,对啊,日子什么时候能好起来啊。现在国家虽然很努力的维持社会稳定和经济建设,但是降温太突然了,降温幅度也太大,现在就好像全国,不,全球都变成西伯利亚,大家主要面对的又成了温饱问题。

等李爸歇过劲来父女俩就上楼了。超市的用电还是挺能保证,李爸说他们自己有柴油发电机。打眼看去,二楼日用品倒是真不少,李楠随便看了下价格,一双毛拖鞋,粉色的卖到七十,当时就惊了。不是严打投机倒把哄抬物价吗? 李爸示意她看旁边的,另外一双外形一样的半灰不白的毛拖鞋只卖二十五,李楠诧异地看他爸。李爸解释说:印染厂是耗水大户,早都关停了,有颜色的都是库存……” 秒懂。

纺织、印染、造纸这样需要大量用水的工厂企业,一定是被迫去除了所有不必要的功能吧,比如人不穿衣裳会冻死,不穿衣裳肯定没事。工厂嘛也不傻,现在用水用电成本肯定不能像以前那样,当然要从库存上赚回来呀,差异定价不属于哄抬,这个擦边球完美。

毛毯、被子这些货都不少,可能是前期断货引起的反应太大了,一气都给补足了,塑料、玻璃制品却几乎没有,这个李爸也不知道缘故,李楠记着回家要更仔细的使用那些塑料盒塑料盆。李楠补了一些洗洁精、消毒水什么的,还想补充点卫生纸,结果卷筒没有,只有一张张很粗质地的草纸出售,什么餐巾纸面巾纸湿巾什么的全都没了,估计也是因为用水的缘故。

一边走一边补货,转到三楼食品区。生鲜区那叫一个空空荡荡! 东西没啥,人还特别多,都盯着铺货的,上来不管啥都是一顿抢,抢到的也就是地瓜、土豆、大白菜,绿叶蔬菜根本见不着。李楠把拖车交给她爸,掏出一个布兜子来,撸袖子:爸,等着我。就冲过去了。

她拉下脸,过五关斩六将冲到前面,手疾眼快的抢了两颗大白菜,第三颗被个兄弟一手搂去了,然后她又抢了两个地瓜,三个土豆,没法细挑,大概看看不蔫不破没长芽就行。抢完这些,她先出来把东西交给他爸先去排队过秤,然后挤到另外一个小堆里面抢了几块姜,一辫大蒜。抢完出来,一头的汗。她爸一边给她擦汗一边叫她注意安全。李楠对着她爸笑,让他爸继续排队,自己又去看看有没有肉。 肉很不好买的,虽然前期降温冻死了不少猪牛羊,但都没通过检疫肯定也就没能流入市场,但话又说回来,就算有人卖冻死猪肉,他们家也不敢买不是?

生肉专柜空空如也。 李楠只好转头去买了点罐头咸菜什么的,还捞了两瓶酒。她们家原来储存的那点东西对比现在的情况就根本不够用,那么能买到的都尽量买吧,万一以后再重启粮票布票工业票呢?

等她带着满满一拖车转回来,李爸这边也终于排到位了。这队可真长啊。称重的服务员一脸疲惫,机械的拿东西,称重,打单,问啥都是一脸茫然。

李楠等到李爸这边称完了重,出来排队、付钱,出得门来,呼吸着清冷的空气,这一口气才喘得开来。

真累啊!

 

 

全部留言

请登录评论!

流水琴川 【回复】 2018-05-18 13:30:33

催更是不是等有电了,好好的播一期新闻联播,更全方位的交待一下现在的世界格局和全国形势???

全部留言()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