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第八十回 美香菱屈受贪夫棒(完)

Synopsis

每章一节,S眼看红楼

 
  回目一“屈”,是从未有之委屈。一“贪”,是薛蟠好色淫欲之“贪”,一“棒”,是说男人变心变脸之快当,绝不亚于上周刚刚发表装B专访,今周即谣传被刑拘的楼某人。
  金桂一“撇”一“嗤”一“冷笑”,是妒忌相,亦是浅薄相,反证父亡母不教的出身教养。若是凤辣子,脸上就带不出这样轻薄相儿。就算是“当着爷打个烂羊头”想必也是笑着打,有理有据的,并不是鸡蛋里挑骨头。
  金桂纵是空降老板要立威,也该先分辨分辨风色。这样一个主动贴上来,又老实又乖巧又实心奉承的中层倒不拉拢,倒急切先把自己的私人捧上台。捧并非不对,你倒是带眼识人哪!一心只望“那时宝蟾原是我的人,也就好处了”。 且不论“那时”是“哪时”,想必指香菱失宠,宝蝉上位,问题这个“好处”却不知是怎样得来。 三奶上位,依旧是瞪着眼睛的个小四,怎么就一定知道比之前面那个昨日黄花的小三好摆布了?要说三奶是忠心奉承,明明二奶也正表忠心,就算日后要开掉她,好歹也先看看这人能收不能收不是?分明早看定薛蟠是“得陇望蜀”的,怎么就定得日后没有四奶五奶六七奶?况又指着香菱的名字,明挫香菱,暗讽宝钗。一个极得宠的小姑子,况又是嫁期,你就是做面子给她,到底能容几年?况未来妹夫未必不是家族助力,何苦为争一点小脸,四处树敌,先不先得罪一大片。
  这就反证薛姨妈无才。堂侄择媳,倒寻了好媳妇,嫡长子元配,却不详细打听,选了这么个2B。
  说女人嫁人是二次投胎,殊不知男人娶妻,也属于二次就业。古代没有离婚,虽有“七出”之说,哪一个好人家的儿子动不动休妻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又说“大丈夫刑于寡妻”,一个内宅妇人都搞不定,搞得要出妻,可见这人齐家的本事都没有,谁还看得起你,你还想在外头混?
  丢人现眼!
  题外说一句,不要以为古代有“七出”就可以随意休妻,休妻男的问题可比现今的离婚男严重许多。全家丢人不说,人都看定你连老婆都教导不好,不但世路上没得混,下回也难说到好媳妇的。
  另,薛蟠寻事,香菱自为“从未受这气苦”,又证前几年二人和顺受宠。金桂要除掉她,想必第一恨的就是她与薛蟠之间的和顺。
  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