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第一章

Synopsis

“我们不谈恋爱。” “真巧,我们也是。”


谢允凡在总决赛后的庆功宴上看到一个陌生面孔。

G联赛进入第五年,早已是风靡世界的电子竞技联赛。这是一款第一人称视角的穿戴式VR游戏,玩家在游戏里如同置身奇幻冒险大陆,而职业选手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以冒险者小队的形式组成战队,展开一整个赛季的漫长对战。观众则以上帝视角旁观角色们的殊死战斗,偶尔还要像观看角斗比赛的罗马人那样决定一个角色的生死。用单字母G命名的这款游戏在全世界的玩家数已经过亿,足以支撑一个成熟的联赛,和至少20支参赛的职业队伍。战队明星选手如同娱乐圈名人一般万人追捧,号召力非凡,不但各自都有复数的后援团,甚至连俱乐部工作人员中,也不乏为了偶像而努力PK掉千军万马挤进来的粉丝——反过来,即便是一个平时从来不玩游戏的普通人,倘若在一个电竞俱乐部就职,多少也会开始上手玩玩,而在这种无比真实的VR冒险游戏中,要迷上哪位职业选手,那可真是太容易了。谢允凡本人就是联盟里人气最高的几位选手之一,早已习惯被狂热又欣喜的目光集火凝视,出门需要随时着意装扮言行以免被拍到糟糕照片,社交平台上粉丝达到八位数,哪怕是随手拍张失焦的照片发上去,也会瞬间无数转评赞,外加大群粉丝绞尽脑汁分析期间微言大义。

简言之,谢允凡有点意外,在总决赛的庆功宴上,看到一个人好像并不是他的粉丝。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夺冠,庆祝活动格外盛大,白天已经跟粉丝们分上下半场欢庆过,战队的每一个成员都说了很多话握了很多手,谢允凡作为头号王牌还不得不附送了很多的拥抱。同行里有人很排斥这类活动,觉得为大家奉献精彩比赛就足够了。谢允凡也并不觉得被如此关注是件值得自我陶醉的事,不过这也算是这个联盟商业化过度成功之后的副作用,作为战队队长必须连同比赛时刹那间超越凡尘的享受一并接收。好在晚上这场是俱乐部内部的庆功宴,还不至于再让他们cos握手会偶像。他只需要起身走上那个小小的致辞台,接着刚才老板的话头,代表战队向大家说几句祝酒词——

于是他看到那个女人。

VC战队的配色是绿加金,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冠军,夺冠后队徽上火速加绣了一颗金星,所有的物料一夜间全部换新,满眼深深浅浅葱翠苍茏,连褪色都来不及。这片绿色的海洋里有个人随便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坐在一桌规规矩矩穿着各种绿色小礼服的妹子中间——即便早已是风靡世界的电子竞技联赛,妹子也还是一众宅男中的稀缺资源,必须集中照顾,安排在灯光恰到好处的地方。大概也都精心打扮过,衣服的细节统统淹没在绿色的海洋里看不出来,脸上则一个个都是明眸皓齿娇艳欲滴,益发衬得那唯一不绿的一位容色暗淡,在这个距离上几乎看不清脸。以谢允凡这种职业高手的眼力,在这距离上也看不太清她的表情,只能确定一件事:她没在看着他。

在他一手把战队带到联赛顶峰的庆功宴上,他起来致辞的时候,全场这么多人,只有这么一个人没在看着他。

谢允凡倒不是有多介意这一点,只是他真的是对此太不习惯了。

他说完简短的祝酒词,向台下欢呼的大家举起杯子——这一行要求神经高度敏锐,谢允凡亲自定的队规,队内严禁饮酒,他自己的杯子里装的只是果汁啤。不过也不至于有人因此跟他计较,大厅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干杯”,伴随清脆又密集的碰杯声音,众人纷纷举杯痛饮。谢允凡下来之前没忍住又瞄了那陌生的姑娘一眼,这回倒是跟周围的所有人一样,举起杯子正在喝酒,不过还是没在看他。

“不会就是来蹭席的吧……”

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跟队员们碰了碰杯,示意大家赶紧吃点东西。果然没过多久就有不同部门的工作人员在头目们的带领下组着队过来,要跟夺冠的大功臣们干一杯。距离昨天比赛结束已经将近24小时,队员们却还沉浸在夺冠的狂喜中,差不多是来者不拒,来几杯就干几杯。谢允凡一开始觉得反正也只是果汁啤,难得大家这么开心,也就没有开口阻止。谁知这帮小子里很有几个酒量惨不忍睹的,几杯果汁啤下去居然也肉眼可见的兴奋起来,也不知谁起的头,一涌而上,大喊着“队长万岁”,要把队长抬起来朝天上抛。

旁边领队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大叫住手。这一帮电竞宅一个个体力堪忧,虽然好歹也都算是成年男性,玩穿戴式游戏的高手至少肢体足够灵敏和协调,但要把一个大男人抬起来抛上半空容易,能不能安全接住,那可就只有天知道了。

“不怕不怕。说这话的是队里的剑客胡深,眼神清澈笑容可掬,除了句子内容之外,哪里都看不出这人其实已经醉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队长是巫师,他会飞的。

——谢允凡本人的外号确实是“巫师”,在游戏里的角色是个以扫帚为武器的魔道学者,也确实会飞;他一向以走位飘忽打法诡谲著称,表情管理不分游戏内外一贯高深莫测,但毋庸置疑,不管游戏里的魔道学者谢庭兰玉打起来有多么飞天遁地,游戏外的谢允凡本人,那是当然飞不起来的。

谢允凡自己没喝两口酒,这时候按着额角大感头痛,眼见三五个大小伙子摩拳擦掌就要来抄自己的胳膊腿,赶紧闪身退开。跟喝醉的人讲道理是没有用的,饶是他一贯以在赛场上智计百出著称,这时候也实在束手无策。脑子里正在飞速运转要想个对醉鬼有效的说辞,旁边有人咳嗽一声,开口了。

1000牛。”

醉鬼们怔住了,反应有点迟缓地扭头去寻找声源。单纯的说理性语言并不能打动他们,领队的苦口婆心就被完全无视,但这天外飞来、没头没脑的一个数字加单位——竟然还是牛这种日常根本不会遇到的单位——却让他们的注意力被成功扭转,不由自主开始思考这句话的来历。

谢允凡苦笑着趁机又退开了两步,眼见一个在晚宴上还穿着牛仔裤的身影越过自己,独自悠然迎上前去,明明比半醉或装醉的男孩子们矮上一个头,气势却俨然压过了对方全部。

“按照你们的身高,弯腰把人抬起来已经至少一米,再合力把他抛起来,最终的高度超过两米。从两米的高度自由落体,落地速度是每秒6.26米,假如他不能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调整好身体姿态,看他的体重——”整个庆功宴上唯一没有化妆的女人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一下队长大人,“很标准嘛。设落地缓冲时间0.5秒,受到的冲力是1000牛。他不需要会飞,他需要是只猫。”

周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整个巨大的宴会厅还跟几分钟前一样充塞着轻飘飘的狂欢气氛,只有这方圆两三米的小小空间里仿佛遭遇了一个旋风急冻的技能, 气温比周围低了好几度。队员们面面相觑,陆续从弯下腰准备捞人的愚蠢姿势中直起腰,好像终于清醒过来。人人都有点尴尬,一时没人说话。打破寂静的还是队长大人,谢允凡笑出声来,向姑娘伸出右手。

“谢允凡。多谢救命之恩。”

“宋,”姑娘说,“小茹。大小的小,茹藘的茹。不客气,你自己也能对付。”

她的神情多少有点漫不经心,伸手来和他握了一下。注意一个人的手是电竞选手的职业习惯,宋小茹的手有点凉,以电竞选手的标准来看不够漂亮,骨节稍微粗大,右手的中指和食指有点歪,看起来经历过长时间的书写,指甲没有颜色,修得很随便。离得近了看看她其实也稍微上了一点淡妆,原本的气色可能更糟糕。谢允凡有点诧异,成年后还从来没有一个姑娘会放任自己以这种状态出现在他面前,但第一次见面也不能把这点诧异表现出来,轻轻一握她的指尖,就放开了手。

“技术部?”

“技术部。昨天刚入职。”

“哦。以前是……?”

寒暄稍微长了一点。周围的人露出诧异神色。谢允凡没管他们,抬抬手指招呼刚好经过的侍应,问姑娘:“喝什么?”

“水。谢谢。”

他自己也取了一杯,浅浅喝了一口,抬起眉毛表示自己还在等答案。宋小茹耸耸肩膀,回答:“之前没工作,刚参加完模拟火星生活实验,两年。”

答案过于出人意料,一时没人知道该怎么接上话头,周围陷入尴尬的沉默。始作俑者似乎有所预料,歪歪头露出个“早知如此”的表情,朝谢允凡举了下杯子就扭头扬长而去。众人默默目送她的背影,过了好一阵子才有人吁了口气。

“队长,你知道平时让人接不上话的感觉了吧。”

“哦?”谢允凡说,“我有吗?”

“不然你以为自己为什么有个外号叫巫师!只不过还没这位这么叫人绝望……”胡深说,“她是说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开玩笑的吧,要是真·科学家,怎么会跑到我们俱乐部来混——”正选队员里唯一的姑娘到现在还没收回目光,领队在旁边因为这句话大声咳嗽,她也没理会,“队长你说呢?”

“这又不是什么难查的事。”谢允凡晃晃手机,“本来最多给HR打个电话,不过刚才我随便上网搜了一下。”

那是两周前的新闻,《科学家结束两年火星营地生活》,新闻里列出了参加全程试验的八名志愿者的名字,其中果然包括宋小茹,配图虽然拍得十分糟糕,众人还是从合影中一眼认出了刚刚交谈过的姑娘。

“我去!来真的啊!”

“有意思。”谢允凡说,“所以你们现在酒醒了?”

他口气淡淡的像是在平常闲聊,队员们却不约而同缩了缩脖子。于是他们的队长眯起眼睛看着他们,露出了赛场上代表着算无遗策的那种微笑。

“那我们来考虑一下休赛期的训练计划吧。”

队员们发出小声的哀鸣,并不显得多么真心实意,倒像是配合演出一般。这是个年轻的联盟,每支战队都充满朝气和理想主义,这支刚刚变身成卫冕冠军的队伍尤其如此。刚才的插曲显然也对这群年轻人有所触动,谢允凡满意地看着大家,觉得自己刚才吓的那一跳真是值了。

当然还要再值一点才行。

“明天起先好好休几天假,一周后记得收邮件。”

庆功宴并没持续太久,以老板宣布人人都有庆功红包的欢呼声结束。这也并不令人意外,除了即将开始夏休期的战队队员,整个俱乐部在夏天都会异常忙碌。技战术和装备分析,挖人和反挖人的斗智斗勇,今年还要加上挟冠军光环的训练营和公会大发展。谢允凡作为战队王牌和队长压根儿就没想过这个夏天自己能休假,不过第二天早上在宿舍床上醒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恍惚了一下。

赛季已经结束了。而且刚刚结束的这个赛季属于他。

有点缺乏真实感。然后他又忍不住想,不知道宋小茹刚从那个模拟营地出来的时候感觉是不是一样。

他在刷牙的时候反省了一下刚才这念头的自我膨胀。无论如何,把G联赛和探索火星这种事业相提并论是太失礼了。当然这两件事各自都是很多人的理想,理想没有高下之分,但谢允凡又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宋小茹的理想好像似乎也许可能,是更厉害一点。

“毕竟G联赛每年都有,去火星的发射窗口26个月才有一次。”几个钟头之后,宋小茹在战队专用的小食堂里简明扼要地指出了两者的根本差别,并且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就这样。”

她今天还是没有化妆,穿着疑似跟昨天同一条牛仔裤,换了件衬衫,头发依旧是随便一个马尾。VC战队的食堂比俱乐部员工的食堂讲究一点,有营养师指定食谱,大厨按人头配菜。谢允凡用答谢昨晚援手的名义请了她来,原本预备了好几套说辞以备对方推辞,却没想到宋小茹干干脆脆就来了,吃得还比他多一点。

不,大概不止一点。

“营地里天天要干力气活,食量养成习惯了。”可能是他表情管理不够到位,姑娘终于还是解释了一句,“而且外面的饭太好吃了。谢谢。”

“嘘。”谢允凡压低声音,一本正经地说,“今天食堂人少,别被大师傅听见。”

宋小茹瞄瞄其实还隔着十几米的大师傅,微微向前探出身子。这动作因为隔着一个餐桌,其实没什么作用,除了坐在对面的人偶然可以窥见一点衬衫领子之内的部分之外。谢允凡移开目光,听见姑娘用同样一本正经的低声说:为什么?

因为……你别看他菜做得这么好,其实最大的兴趣是写网络小说。战队里每个人都不幸客串过七八九次各种炮灰角色,你看他的表情好像就是要拿你开脑洞了。谢允凡悄悄说,你觉得他听到刚才的话会把你设计成什么角色?

……刚刚刑满释放的失足妇女?宋小茹说,你觉得他会猜我犯了什么事?

“……你这种应该是高智商犯罪吧。话说我一直很好奇,如果你们出发去火星,途中发现有人身上背着命案,这种情况怎么办?

在网络上写小说的不是大师傅吗?

大师傅的脑洞千字订阅一毛钱。谢允凡严肃地说,比脑洞我觉得我们是不会输的。

两个人一起转头望向正举着勺子盯着他们的食堂大师傅,对方吓了一跳,狐疑地放下大勺,整了整帽子。

大师傅笔名是什么?我回头拜读一下。

你们科学家也看小说?

我们科学家不但看小说,还吃饭喝酒上厕所呢。宋小茹说,人类的能量耗散就是这么严重,大量的无意义熵增花在维护内心幸福感上。我看AI迟早会取代智人就是这个原因,它们至少不谈恋爱。

她放下筷子,朝谢允凡露齿一笑。于是他报以一笑,回答的口气简直惊喜。

真巧,我们也不谈恋爱……而且我们还不喝酒呢。

这就有点不同了。宋小茹说,过去两年里我们时不时的就要喝两口,看看自己在微醺的状态下能不能清醒工作……轻微失重的时候头部充血,天天都免费上头。

哦,酒量怎么样?

姑娘微微皱起鼻子,笑着看了他一眼。

反正我不喝果汁啤。


全部留言

请登录评论!

Rene 【回复】 2017-10-14 21:24:03

期待火星

eIT 【回复】 2017-10-11 13:33:32

"大量的无意义熵增花在维护内心幸福感上",所以送她一只大毛毛熊,或者一条小猎犬?

全部留言()
  • 作品:渐近线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原创-小说
  • tag:
  • 发布时间:2017-12-13 02:44:46

确 定